⭐️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0

天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oeAm:

今天俊酱亲到源酱了吗?


没有!




10.


 


“心跳的太厉害了。”


这句话听到耳里,王俊凯又怔了半晌,忽然如遭雷击。


握着王源手腕的手也跟着发烫起来,王俊凯视线扫过他胸口那一大片的创可贴,层层叠叠底下,好像掩埋着和自己刚才相似的失魂心动。他口不择言,“你是……你是说……”


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王源贴完以后就醉眼惺忪看着他,看着那双眼睛,王俊凯仍旧忘不掉他刚才说过的话,而那贴满心口的创可贴也一直晃在眼前。那些是什么呢?是什么?一个人将本该愈合伤口的东西贴在毫无损伤的血肉皮肤,还贴了那么多那么多,那到底是在愈合什么,还是在抑制什么呢?


眼前只有最希望的答案。


这只能是——


王俊凯心头一烫,眼眶也跟着一热,用力拉紧了王源的手腕,迫使他离自己更近,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然后他一张嘴,喉咙就跟着急迫放出一句话,“你喜欢我,对不对?”


从来不是我一厢情愿,在那些我默默无声追随你的日子里,你也有心动,你也有喜欢我,对不对?


太近了,王源无限旋转的视野里又出现了一个人的脸。


他又说着那些话,什么永远啦,什么跟我在一起啦。


王源打了一个嗝,心想,我才不要信呢。他甩开他的手,“别动我……”


然后他又按住自己一直跳个不停的心脏,眼前晕眩从未停止,他小声向护士求救道:“姐姐,我心跳的好快啊,我是不是生病了。”


王俊凯:“……”


本来听到那声姐姐,他就有点醋。但一看王源缩在柜里,一边打着嗝一边可怜兮兮在柜子外面摸创可贴,他的心就软的稀里哗啦,他拉住王源的手,“不是生病,没有生病啦……”


王源都快哭了,“可是心跳的很快,”就像喝醉以后一秒变成了坦率闹别扭的小孩,他扔飞了手里好不容易捡来的创可贴,开始按着难受的心脏无理取闹,“你哪里懂了,这里,很酸,很疼,”王源声音急促,说的颠三倒四含糊不清,“我没有办法控制它,帮我治……”


这种模样从未见过,王俊凯手足无措,只能抱着他。心里悸动得不行,翻来覆去地喊我的源酱我的源酱。他的源酱身上全是酒气,天知道到底藏在这儿喝了多少酒。想到这里王俊凯心里又开始发酸了。爱情是公平的,折磨着他的同时也没有放过王源。


但他又有点后怕,王源平时就是冷冰冰的,他把距离把控到了一丝一毫间的细致。如果没有那次发烧,他可能都不知道王源其实是一个那么柔软的人,那如果没有这次的喝酒,他也不会知道王源其实不是心肠那么硬的人,他不像石头无法感动,这些日子他看似纹丝不动,其实在他看不见的海平面下,早就是滔天巨浪,那样的灾难漩涡,逼得王源也露出了松动。


心意,终究是瞒不住的。


纵使他比自己聪明,他可以瞒住眼神,瞒住身体的动作,瞒住语言,但是心关一开就如泄洪,他的动心牵扯心痛,他无法瞒住自己的心,再怎么不想让王俊凯看见不想让他知道,王俊凯还是看见知道了。


而自己,如果错过任何一次,可能就还在原来那些位置上遥远地看着他,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但偏偏就让自己发现了,看见了。这个人理智中的任性,冷漠中的温情,他当初心动于王源的长相,后来又迷恋他的分寸感和与他人截然不同的性格,他迷恋王源的细心和温柔,现在连他的偏执牛角尖都没有放过,全部被我看见,全部被我喜欢了。


抱着王源,王俊凯终于有一点如愿以偿了,他自言自语,“我还以为你真的不为所动……”


而后又庆幸,“我也,我也太他吗幸运了吧。”


原来不是他没有射中靶子,而是有一个稻草人,每次都在他开枪之后迅速将靶子移后。他们有各自的目标,一个要勇往直前,标中红心好让这一大片麦田都成为他专属。一个则是守护这麦田,控制所有人类的距离,不让他们冲进来动手动脚。


王源因为一时心软,默许了王俊凯每天跟他一起上学。


又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用了那个手机,和他保持联络。


大概王源的人生中,从没有过这样一个人,他想荒芜一人苟且一生,可是他动辄便要带着王源惊天动地。


那么多人被拦在门外,可是他却拿到了安全通行,但王源没想到他靠近便靠近,他也只允许靠近,可是王俊凯不满足于此,他太贪婪了,像一个蛮横的小无赖,硬要自己接受这个接受那个,他要做朋友。可是朋友,好陌生的词啊。朋友了,然后呢,他要从我身上拿走些什么,我看起来像拥有很多的人吗,不是啊,我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可是你为什么要拿看着万贯珍宝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真的——好像我真的如此独特唯一珍贵。


王源胆战心惊,不行,他坚持不行。于是只用弟弟身份就轻易让王俊凯伤了心,逼他退后逼他知晓分寸知道招惹我这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后果。但是,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保持最初的念头——和我在一起吧!


热情洋溢,义无反顾,字字真心。


和我在一起吧!


他好像从来都不会累。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而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这么喜欢自己呢?


 


他不明白了,已经彻底不明白了,他的心。


 


王源脑中仿佛有一万口锅咕嘟嘟煮着热酒,脸又烫人又困,他只晓得现在不像刚才那么冷了。好像有个人正抱着自己,按着他的后脑勺,他头晕目眩,只觉得天地都在一个飞速旋转的万花筒里。


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就像上次发烧时一样,非常安全。


王源不像刚才那样撒泼无赖了,他安静下来,乖乖将头搭在王俊凯肩上,他可能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但他分得清眼前的人是谁。王源带着一点鼻音,一字一顿小声道:“没有人跟我说过永远。”


这是一个从我出生就钉在我的生命中让我去寻找的词,我要将他带给我费劲千辛万苦寻找来的人。


你会是吗。


王俊凯听了,将他抱得更紧点,“那我永远喜欢你。”


好像迫不及待的表率一样,王源心底迷迷糊糊哈一声,说到底,这和初中时候班会课老师喊出来发表感言的人有什么区别呢。他不信。


“猫头鹰可以活十一年,猫能活十五年,我小时候养的动物都死了,你的喜欢又能活多久?”王源推开了王俊凯,他该脱身他的拥抱,他该从梦里醒来了。


哪知道王俊凯用力按住了他,认真道:“一生一世。”


王源:“……”


正在他愣神的功夫,王俊凯忽然认真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像上次一样一往无前地亲了过来。


躲吗。


不躲吗。


王源怔怔,既然是做梦,不如不躲吧。


 


美梦即将成真时,有个手电筒忽然晃了过来,王俊凯还没回神,就听到一声严厉发问:“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两天后。石头山夏令营。


自由活动时间到了,叶武炎溜了过来,继续几天前的八卦,“然后呢?吻戏就被老师喊了卡?”


王俊凯不提还好,一提就脸黑心堵。


陆少安看了看远处的高一,那个老师像盯梢一样盯着这边,叹口气,“老滑头看的这样紧,你恐怕已经上了他黑名单了。”


“还不止。”


听王俊凯这么说,叶武炎纳闷,“你们还干什么了?”


王俊凯不说话了。


倒不是和王源还干了什么,只是那天被老师在二楼发现后,他一个人全扛下来了。什么人是他带出医务室的,骗出来陪他一起喝酒,酒呢则是他买回来的。老滑头看了他很久,半信半疑。


他没有实际证据,也只是在远处看见这两个人有点不对劲,但老师呢又不会把两个男孩子往那方面想。


老滑头就是觉得不对劲,单纯的不对劲。


在盯了这两个人两天后,他更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叶武炎刚转个头的功夫,回头就见王俊凯又死命盯着高一那边,立马低声念道:“大哥,咱能收敛点不?你没看见老滑头盯着哪?”


王俊凯惊了,“我有很夸张吗?”他已经很收敛了好不好。


叶武炎喷,“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被老师盯着,王俊凯很无奈。两天前在二楼被王源点燃的一把火,在这几天越烧越旺,朝思暮想的人忽然有一天说对自己有点动心。王俊凯既觉得之前的马拉松长跑跑的很值,又觉得不止于此,他又更想要别的了。


一点动心够吗,以前或许够。


但是现在,恐怕要把王源牵在手亲在口黏黏腻腻无数遍才可以满足了。


王俊凯开始变着法偷着盯王源。


这么一盯,还真的看出来点不同了。


 


以前王源就算和他在同一操场也会避着不看,仿佛看一眼就要了他小命似的。现在他还是不看,但王俊凯不照常理来想了。


以前的常理是王源拒绝他,不喜欢他。他掉进这个圈套,先入为主,看什么都像单相思视角,现在就不一样。王源说他怕自己对他动心,而且两人距离近了还会给心口上嘟嚷着贴创可贴,那他现在这样在高一那边玩玩闹闹,就是不看自己一眼,是不是可以说是不敢,害羞,真的怕一眼就要他一命?


我操我操我操,王俊凯自恋至极地想了一会,觉得这种可能性简直太大了。他心口上弹出一个巨大的粉红色分值——高分满分爆破分!


以前是王源干点什么,他就能心动值飙升到高分,现在王源还都没干点什么,光是自己坐在这儿幻想,他就觉得心脏跳得他实在受不了了。王俊凯都不知道这算进步还是退步,他丧气又甜蜜地想,唉,管他哪,王源有可能喜欢我啊。


王源有可能喜欢他。


这就是他一往无前的原因。


 


傍晚的时候,一些男生偷偷商量要去湖边游泳。那个湖是前几天下大雨,一条细河变得又宽又深,正适合夏季游泳。王俊凯一听就心里痒痒,这几天洗澡都是随便冲冲,身上到处都难受死了,正想去水里泡泡。


他远远瞥高一,心思一转,“要不把高一的也喊上。”


“对对对,就算老师问起来还有垫背的。”


垫你妈的背,我是为喊谁。王俊凯左右一瞥,没看见老滑头,这才优哉游哉往高一年级走去。


王源正在拿天文课的器具,手里忽然一轻,一转头就是一张笑容灿烂过了头显得傻乎乎的漂亮面孔,“哟。”


王源没理他。


放以前,王俊凯还得为这不理伤心会,现在他可勇敢,继续笑嘻嘻,“待会去游泳好不?”


王源不为所动,拎着器具进了老师办公室。王俊凯警惕极了,到处一看,问王源,“你们年级那老滑头没找你麻烦吧?”


“没有。”


“噢,那就好。”王俊凯的眼睛在王源身上打转,他真想直白地把那天晚上的事提出来,但又不太敢,怕戳破了以后会有什么难以预料的局面,心里实在痒痒,“王源儿,你……”


王源比他还快,高声急促道:“老师!东西我拿来放这儿了!”


王俊凯被他堵了回去,心里淡淡遗憾。他刚转头,就看见老滑头正以背着手巡视各方,马上就要走到这儿来了,心里立即打亮了警灯。他掏出手机,呼叫叶武炎,“你快!干点事吸引一下老滑头的注意!”


叶武炎刚要回去换衣服,低头看到求救短信,立马站定了,用超高音量对身边不明所以的陆少安唱起来,“江湖路远~难做神仙~”他瞄着老滑头,从裤袋掏出一根烟,“槟榔配烟~胜过登天~”


话音刚落,脑袋就被人拍趴下了。老滑头拧着他的耳朵四处走,等于是公开处刑,“不学好啊当我的面儿吸烟……”


 


晚上游泳的时候,叶武炎没有来。


据说是在办公室写万字检讨。


王俊凯觉得兄弟这么给力,他必须要有点实质性进步了。正巧高一的和高二的吵吵着比赛,王俊凯见王源站在湖边,走过去逗他,“要不要比赛?”


王源瞅他一眼,“比什么。”


王俊凯朝远处一指,“游泳,大片水草那儿是终点,先到先赢。”


“好啊。”王源无所谓地笑笑。


陆少安看见了,赶紧拉着高二的过来打call。高一的也在一边为王源加油打气,一时间湖边气氛高涨,都盖过了山野间的蝉鸣。


等着吹哨,王俊凯忽然只用他们两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哨一响,旁边的人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中。他见状无法多想,也跟着跳了进去。湖水悠悠,夕阳红鳞数千片,两个影子一个比一个快,在水中很快失去了踪影。


王源无暇顾忌其他,只能加快速度弥补刚刚错失的时机。眼看离终点还有十来米,忽然被人扯住了双脚,他下意识就去甩,岂料被人用力拉了下去。陆少安在岸上就只看见一个小点消失了。


被淹进了水中,王源挣扎了半天,那只拉着自己脚的手却松开了,始作俑者也转了过来,赫然就是王俊凯。王源气上心头,想打他一巴掌,谁知水中阻力帮忙,他那力道反而像清水漂石,轻轻落在王俊凯脸上,倒像是调情了。


他一愣,转头就浮出水面,恨恨地看着紧跟着浮出来的王俊凯,“比赛就比赛,你干吗啊!”


王俊凯大笑道:“比赛不好玩!不比了!”


他游过来,不顾王源的抗拒去捏他水淋淋的脸,“哎呀真可爱。”他不自觉低声温柔道:“以前三分球,你可不是这样,那时候可太随便了。现在你好拼命哪,你是真想赢我啊源源。”


他摸着王源忽然红起来的耳廓,忍住想要在这里亲吻他的念头。


王源:“那是因为,因为……”


看他口不择言,双眼都被气红了。王俊凯收起逗弄心思,举手朝岸上的人示意:“我宣布!这一局,高一2班的王源胜利!”


陆少安切了一声,高二的人不服气的声音接连传来。


“这算什么,都没到!再来再来!”


王俊凯笑道:“不来了,让他赢嘛。”


 


接着又玩到了八点多才回去,一群人闹哄哄的心玩野了,总是定不下来。叶武炎听王俊凯前几天喝酒,心也痒痒的,于是七八个男生都躲体育馆的二楼去喝酒打牌。


路过那个柜子和那盆花,王俊凯还特意看了一眼,这一眼嘴就合不拢了。叶武炎心想没出息,“不过你总得和王源说清楚吧?老是这样也不行。”


王俊凯:“什么老是这样?”


“就你看他,每次关键时候都不说实话,他有说过喜欢你吗,还不是没有。”叶武炎一针见血。


王俊凯不吭声了,然后他也不玩牌,就坐着琢磨。对。这样不是个事儿,王源总在非常态的情况下才给自己希望,这种希望久而久之很像做梦,连自己都会怀疑是否真实存在过。


王源得直面他的真心,当然也得直面自己的。


王俊凯心想,要不要再让他喝一次酒,酒后吐真言呢?


这么想了,他就这么去干,和叶武炎打了个招呼就往楼下走。却意外在楼梯拐角无人台阶上看见了王源,他可能想躲着人喝一会酒,等王俊凯坐到他身边时,就闻到了他一身的酒气,以及看到地面上放着的一打易拉罐。


王俊凯咋舌,“你又喝这么多!”


王源闷声闷气,“要你管啊。”


看他又因醉酒收起棱角,王俊凯心想趁人之危就是说的我本人,他一把拿过地上放着的手机,大摇大摆看起来王源的隐私。


而王源只是浑身震了一下,然后又没声音了。


王俊凯轻松划来屏锁,一看壁纸差点笑出声,他上次只看到了通讯录的页面,这次看到了王源设的壁纸长什么样。那应该是他自己写的字,字迹和他家那幅寒光帖有点像。


原来王源还会写书法。


但是书法拿来临寒光帖就算了,拿来写这样一句话真叫王俊凯想笑又想揉他头,那赫然一行字写着王源的小得意——也不知道这么可爱的我以后会便宜了谁。


王俊凯的全部笑点都要被王源承包,他转头晃着手机,笑着逗王源,“这么可爱的王源儿以后会便宜谁?”


“便宜你啊。”


王俊凯的笑僵在嘴角。


王源似乎很紧张,都没有看王俊凯,“但是,你要对我好一点。”


王俊凯半晌噢了一声,而后说:“那我以后会亲你。”


王源迟疑点头。


等他点完头,王俊凯却已经按住他的肩膀,快速丢了一句话,“不等以后了,就现在吧。”


而后便亲了过来。


但是,这个吻却停下了。


这次无人打搅,没人破坏,是王俊凯自己停下的。


因为他忽然摸到了王源湿淋淋的衣服,这么近的距离他闻到了极重的酒气,味道之重不像人喝多了有的,而像是故意将啤酒倒在了身上。


王俊凯视线飞快扫过那一堆地上的易拉罐,才看清它们都没有开封。视线再转回王源手上紧紧拿着的那瓶,只有那一罐打开了,而且那里面的酒恐怕没有进这人的肚子,都是倒在他身上了。


他没有喝酒。


他这是装醉。


聪明如他,早发现醉酒方法最为光明正大。撩完就跑,无辜心动,自身绝对不受牵连。所以趁着酒醉夜深灯最红,来硬着头皮,敞开心动,耐住心跳,前来靠近。


王俊凯心想,那我是拆穿,还是不拆穿呢?


 


tbc

评论
热度(308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