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3

啊啊啊啊啊啊火锅火锅

MoeAm:

源哥带着男朋友去吃火锅了


财迷的爱情很单纯 就是舍得为他花钱




13.


 


 


“我,来追你。”


随着一句话,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


王俊凯摇了摇头,“我不要你追我。”


他说:“追人很累的。”


他将王源放在心上,自然一点苦都不想让他尝。王源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忽然无话可讲了。以为自己跨出一步已经是真心万千,但他没料到这世上有人喜欢他喜欢到了这么深,已经再也不计较谁的付出更多,谁的喜欢更重。


而他不是这样,他在暗处算计着,算此时该不该走出这一步。他的爱情像是开在雨天墙角的花,小心翼翼,抖落雨滴,轻易不湿身。但是他走出的这一步也真的是鼓足极大勇气,王俊凯必然是看到了,也包容了,然后他不把难题丢回来,而是摇了摇头,说我不要你追我。


他一直在被王俊凯的勇气震慑,每一次,他的一往无前在他那里是十多年的惯性,可是王源从未见过这种不留后路一直向前冲的脾气。


一开始是王源的压力,然后变成无法估量的东西。感情一旦参杂起来这些无法形容的东西了,那轨迹如何,自己就再也不能控制。


他已经尽力去习惯了,这种压力。


可是王俊凯不是,他一定要变成王源的动力。


每一次都在震慑着他,他以为王俊凯只能做到这样了,但并不是,还会有下一次。


王源问他:“那我要做些什么?”没有谈过恋爱,他也不懂。


“你只要站着就行了,站在这儿,”王俊凯笑道:“爱我。”


球队解散以后,大家一块去了庆功会,饭桌上有体育老师,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坐开了些。但是这顿饭上,王俊凯夹菜喝汤,眼睛一直飘忽着,王源也是一样,两个人隔着些距离,偷偷摸摸兀自甜蜜,这儿一个人都看不着,也看不懂。


等好不容易散了,人还没全出来,王俊凯早就骑车和王源一块儿溜之大吉。夜风长街,车流灯河,王俊凯跟着王源车辙轨迹,穿梭其中,带笑的眼神从未离开过。


王源骑着车。


他的男朋友骑着车。


而他跟随在后面。


这条路会有尽头么,这个夜晚是不是不会结束。王俊凯眼睛一动也不动,他低下头笑了一会,喊王源,“我们要跟老滑头道歉了吧。”


王源立即会神,“那只能对不起了。”然后王俊凯忽然朝着河流对面的学校喊,好像这样老滑头就能听到似的,“吴老师,对不起——”这声音吓了王源一大跳,然而王俊凯还怂恿他:“你也来啊。”


王俊凯:“对不起我们谈恋爱了——”


“吴老师,真的真的对不起——”


道歉本该低声下气,对不起也总是伴随懊悔眼泪,可是这无数句对不起欢快飘向了对岸,哪有一点悔改的真诚。那洒脱和示威的感觉,反而像是一生都不会反悔此时犯下的这个错误。


王源鼓足勇气,跟着他一起喊道:“对不起——”


你称它为错误么。


我称它为爱情。


 


到了巷子口,车停下来。王源回头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家这条路他都是一个人走的,这多少年都是如此,没什么伙伴,也没什么朋友,没有过王俊凯这样深刻的关系。


王源生疏极了,但他还是想试试,于是他挥了挥手,“再见。”


王俊凯一直在远处望他傻笑,此时听了这句再见,忽然停了下来,轻声改正道:“是下次见。”


是下次见,马上见,明天就见。


再见适合遥远的告别,此时说了,再会遥遥无期那种,谁都不清楚日期。所以王俊凯不需要,他希望下次见。


而这三个字又将王源打动了。


因为很少,不,几乎没有人跟他说过下次见。噢,他想,没错的。就像王俊凯一次次用勇气震慑着他,那些感动,心动,一次又一次重新来过。他以前不喜人间牵扯,觉得缘浅不配情深,一次之后,便有结束。哪知道王俊凯的一往无前从开始那天到现在,漫长得似乎没有终点。


这一次见了,结束了,还有下一次。


原来是这样。王源于是又被他打败一次。他笑了笑,说好啊,“下次见。”


 


王俊凯回去后,晚上没有睡着,两点了他还睁着眼睛看黑暗中的天花板。他没有喝酒,却像喝醉一样眼前不断旋转。王源坐在饭桌,王源穿着湖蓝短袖,王源夹了一口西兰花,王源骑着橙黄色单车,他在巷子口有点不好意思朝自己挥手,说明天见。


那种语气就像是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个明天。


他觉得不太好,心脏很要命,震得眼前都在晃。以前追着王源摔跟头的时候,他的心脏就老是受不了,一会酸一会疼的。他以为在一起以后肯定时时都是甜蜜,可没想到甜蜜过了头,居然还是和以前差不多的感觉。挺酸,很涩,是种没有办法可以形容出来的快乐。


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还是那座山,那片海。他从前都远远看着,一头扎进去像是扎进深海,扎进迷雾,没有希望又看似没有终点的漫漫长途终于在这个夜晚结束了。眼前再也不是无法接近的山海,好像有人松了手,将巨大帷幕撤掉,然后他发现,这种无法逾越的距离其实只是障眼法,有人藏在背后,不愿让他发现他。


哪是什么凡人和山海之间的差距,对面从始至终都是凡人而已。既然是人,就难免会心软,会动心,会喜欢。王源也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冷清又聪明的人,他也会犯傻,也会沉浸其中。


令人苦闷的单恋,兀自挣扎的暗恋,恋爱就是这样糟糕又甜蜜,才会让很多人避之不及的同时又趋之若鹜。人们渴望有人在自己的心上打个眼儿,又怕终有一日眼泪会流出去。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呢,不伸手,不去一往无前的话,别说喜欢的人了,就连他身旁的灰都沾不到。


所以王俊凯不仅沾到了,他还拉着王源一起在灰尘里打了个滚儿呢。


 


这一晚对于王俊凯是特别的,对于王源当然也是。大概感情一旦摊开了,变成双人份,就会平等地影响两人的心情。


从前只是王俊凯自己一厢情愿的喜欢,在王源也动心之后,也变成了两份,普天之下绝无仅有的两人份,公平地影响,拉扯,下坠,沉溺,无所甘愿又别无所求。


王源也没有睡着。


睁着眼习惯了很久,之前也是,心脏住进来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等有一天发现了,就要去习惯他的存在。


这是别开生面的体验,从未有过。


他也试着赶他出去,但是没有办法,心脏很痛,又发酸,像一夜过去就背叛自己成为别人的器官。


所以也只能贴上更多的创可贴去。


无法改变。


王源睁着眼,一动也不动,看着他这个房间。这里他住了一年多,这已经是很久的时间了,以前在各个城市兜兜转转,迁徙是常有的事,变动也总在发生。


前不久他就在这里,喝多了,然后狼狈又可怜,去贴好多创可贴。


然后又想到了无法改变。


是。


无法改变,王俊凯的一往无前,王俊凯的执拗,王俊凯的认真,王俊凯的温柔,乃至王俊凯这个人,如果要有一个印象,那就是无法改变。


像是山,像是海,像是永远站在地球上不离也不弃的存在。


这很吸引王源,但是太过美丽的东西他也不太敢去碰,从前是,现在只能说有了那么一点点向前走的勇气。他被王俊凯给拉动了,也迈开了步子,而且他一开口就是涌出来的喜欢,这一点都瞒不住,他对王俊凯说,那我来追你。


所以他想要去试试。


“想要”


庸庸碌碌随波逐流的人生中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词,从前他想要一夜暴富,但是这是第一次在“想要”后面加了一个人,又跟着这个人加了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的未来。如果那算未来的话。


活着真好。


王源心中有种情绪在流动,是热浪,又是艳风。这种情绪涨出心脏,又特别难受,王源坐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王俊凯的姓名和通讯录,看了很久才发现笑容已经刻在了脸上再也褪不去。


他拉开抽屉,看了看自己的宝贝箱子。里面都是他攒下来的钱。


他拿出来一些,给王俊凯发短信。


[明天我请你吃饭]


 


让一个财迷在他负债之余,还拿出钱来请人吃饭,这说明什么。说明人能给的安全感已经超过了钱。


王源觉得给王俊凯花钱,还挺开心的。


已经是深夜3点,王源没期待他会看到短信,但还未撤出对话框,王俊凯的消息便发了进来,他说[好说],后面附带一个亲亲和晚安的表情。


那种沉溺的感觉才下去,现在又涌上了心头。


 


第二天是周末,王俊凯被王源带去了一家火锅店,店很偏僻,而王源走在前面熟门熟路,进门还和老板打了个招呼,显然已经是熟客。


火锅蒸汽雾蒙蒙,王俊凯流了好多汗。


见他一直瞄吧台,王源像是清楚什么一样开口:“我说了我请客。”


王俊凯噢了声,“我没想付账呢。”


鬼相信,王源伸长筷在锅中划拉几下,说:“这儿也不贵,你就放心吃吧,我虽然背着债,但叶影爸和我妈哪边有责任,我还是分很清的。”


这倒是他头一次解释这么多。王俊凯点了头,“你老来这儿吃啊?”


“嗯,”王源思怔,“一周至少来一次吧。”


王俊凯心里合计了一下,一周一次,一个月至少四次,一年那就是五十次,算起来有个小万块。


他刮了一下王源的鼻尖,“我的乖乖,你挺能吃的。”


王源撇嘴,“反正我平时正经三餐吃的少,都给火锅留着了。”


“那不行,你三餐得好好吃,火锅也要好好吃。”王俊凯心想,放心大胆吃吧,我这儿多的是钱。


王源被辣椒呛了一下,咳了几声,摆手道:“但是我顿,我要请你的。”


“行嘛,这好说。”王俊凯答应道,拍了拍他的后背。


等结账的时候,王源先付了钱,然后就去了卫生间。王俊凯在吧台等着他甚是无聊,吧台后那老板与王源说话熟悉又亲密,早就勾起了王俊凯的好奇心,这便上去搭话,“王源经常来这儿吧?”


老板不过三十出头,打着耳钉,穿着很时髦,点头笑道:“是了,每回来都是一个人,这次有朋友一起我还挺诧异的。”


王俊凯:“你们之前就认识?”


“在他初中时候认识的,”老板笑,“一直都是网友,他搬到这儿来我们才见面。”


王俊凯没听说过网友这一说,愣了一下,之后便没什么兴致再去陪聊了。


王源过去的那些年,他一概不知,这是认识上的空白,也要时间慢慢填补,但是看着那些空出来的地方,他还是难免失落了。


他不说话,那老板却又问他,“你是王源挺好的朋友吧。”见王俊凯抬头,又说道:“他真的没有带人来过。”


“我是他——”


王俊凯卡住了,说了自己无妨,但又怕给王源带去困扰。


将自己摆在了极低的位置来为他考虑,不知不觉将毫无顾忌压制成了这样。


“你们在聊什么?”


一回头,王源出来了,王俊凯没说什么,那老板因着和王源很熟,于是也没有遮拦就开口,“我问他是不是你特好的朋友来着,你不是说不带人来这儿吃吗?”老板朝面色不好的王俊凯笑道:“说这儿是他的秘密宝地。”


王源听了,先看了王俊凯一眼,“你说——”


王俊凯急道:“我没有。”


“我没说。”


语气不由自主低了下去。


王源哦了一声,又看着王俊凯,忽然道:“你实话实说不行么?”


王俊凯啊了声。


老板听出不同了,“他——”


“男朋友啊。”王源说道。


 


那是花开的感觉。不是先后绽放,而是一瞬间全都开了。从内而外膨胀开来,将心脏鼓吹得像轻飘飘的风筝,拉不住线就飞向高空。


王俊凯觉得,只需要这一句,便将他之前因数次退后,因种种碰壁引发的心碎,一块块又都补好了。


于是,便又一往无前了。


 


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了,这个消息像插了翅膀在王俊凯的好友圈传开了。叶武炎等人听说了,开心自然是为王俊凯开心,但他们生来富贵,要什么便有什么,没遭过什么磨难,便也不太清楚人生在世,能够如愿以偿的事太少太少。


王俊凯转达了叶武炎等人的话,告诉王源,他们想把他拉到一个群里去。


其实这样去询问,实在不是史泰龙小分队的画风,他们平时要去拉人,随便也就拉进来了,哪怕那个人曾经开过常远的瓢儿。


所以也挺纳闷的,看王俊凯如此小心。


说给王俊凯听了,那家伙却说:“小心?”


得之不易,才知道珍惜。


何况——


王俊凯笑道:“他小,我当然要照顾他。”


叶武炎心想,我们史泰龙小分队,个个都比你小点儿呢,怎么不见你如此呵护我们。


这当然不一样,且不说身份差别,就说各人性格了。叶武炎等人没心没肺,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王俊凯挺了解王源的,他虽然打开心防了,但那目前只局限于自己一人,其他人还是留在外面。


但王源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封闭在又高又冷的世外城堡,而是应该在外面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和羊群和风和小孩一块玩耍,他应该像个同龄人,但是王俊凯私心想着,他又要比同龄人更高一点,是同龄人里好人缘的小王子,去游戏人间,春风得意。


要将王源变成这样,王俊凯现在能做到的挺少。


因为时间不够久,也因为他还不够懂爱。


但是他想,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在王源这里学会所有爱人的本领,然后他再去教王源如何爱其他人。


青春总是因我爱你而开始,我喜欢的人教会我爱情,我再去用爱情回报我喜欢的人。


现在还不急,王俊凯心想。


王源进了微信群,也不太说话,和叶武炎他们还有一层厚厚的壁垒。这些壁垒和距离感到了王俊凯生日那天仍旧没有消失,王源没和小分队一起到王俊凯家,而是自己打了车过来的。


比起陆少安他们一身正装,王源就显得格外简单,他还穿着平时那套,再扣顶帽子,简直都要泯然于众人中。


所以真不太懂,王俊凯是怎么一眼就看到他的。


他站在三楼的环形木梯上,身边就是他已过八十大寿的奶奶,王俊凯指了指楼下,又怕奶奶看不清,特意用手搭了一个小框,说:“奶奶,你看见没,那个带黑帽子的男孩儿。”


王俊凯奶奶眯着眼看了半天,“噢……是个很漂亮的小朋友嘛。”


王俊凯得意道:“是呀是呀,就是个很漂亮的小朋友。”


他转过头,手框还搭着没撤下来,而他的小朋友正在框里朝他远远微笑。王俊凯心口一甜,见王源靠在大厅的墙角,和众人无关,只和他一人有关,也架起一个小框,冲自己眯了眯眼。


王俊凯猛的特别想见他了。


他推着奶奶回了房间,小声道:“奶奶,我先下去了。”


“噢……要干什么去?”


王俊凯说:“去找那个小朋友哈。”


等他出了房门,再从三楼往下看,却怎么都找不着王源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叶武炎他们。


王俊凯往下走着,心想,人都去哪儿了?


 


两分钟前,叶武炎看见了墙角搭着手框的王源,瞅了瞅,拉过陆少安,“我看他怎么好像没带礼物啊?”


陆少安低声道:“不会真的没准备吧。”


“我靠,”叶武炎道,“那我哥们不得伤心死。”


他使了个眼神,让常远过去,带着王源上二楼。


王源:“学长们有事?”


常远忍着头疼,过去搭王源的肩,“有事有事,王俊凯的大事哈。”说着便拥着王源上了二楼一个已经准备好的会客厅,中间搁了一个巨大的纸箱子。王源看见了,心里咯噔一跳,怀疑王俊凯是不是将自己发烧睡在箱子的囧事都告诉了他们。


不过叶武炎下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疑虑。


叶武炎拉过他,低声道:“小圆学弟,待会都要过生日了,你这礼物在那儿放着呢?”


原来是礼物的事。


王源刚想说待会叶影下课了会带过来。但他又觉得既然关于王俊凯的礼物,那和他们说也没有必要,这沉默听在叶武炎耳中,却成了默认,业务摸准他是没准备礼物了,“算了算了,没想到也没事了,哥哥们都给你想好了。”


王源心想你们有什么好准备的,这是我和王俊凯的事。


一转身,看到常远吃力地拖箱子。


王源:“你们拿箱子干什么?”


“包礼物啊。”


王源啊了声,转了看了一圈,心中有不解,又想起刚刚那句哥哥们都帮你想好的话,忽然有点反应过来,抬头盯着他们,“噢……礼物。”


王源语气平淡,“多大的礼物啊,还得用这箱子装。”


叶武炎一推他,“装你啊。”


王源被推得踉跄几步,停住时眼神忽然阴沉下来,他已经明白这些人要干嘛了,但他还是明知故问:“装我?”


“对啊,”常远不怀好意阴笑道:“把你脱光了装里面,给王俊凯包着送过去。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王源并未露出想象中的表情,不好意思,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欣然接受,那更是没有。


王源像是听了个很正常不过的玩笑,风轻云淡来了一句,“噢,把我装进去。”他看了看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叶武炎明明没听到任何波澜的语气,仍感觉到气温突降。


王源问道:“你们每次都这样?”


这不对啊。


叶武炎道:“生日会生日会生日会不就得脱了睡?”


王源心想,很好,原来都在这儿等着,王俊凯的朋友,早就是玩惯的,有些话也早有耳闻了。他们想要玩他,但他还真不想让他们如意。


他拿下帽子,扔飞了。


叶武炎给吓到了:“你干什么?”


王源看着他们,按着箱子边缘轻快地跳了进去,然后甩了一句话出来,“想我脱光啊,早说嘛,这种事我一般会自己动手。”


然后就一低头,整个人进箱子里,不见了。


叶武炎和陆少安面面相觑,还没回过神,常远刚要过去,忽然从箱子里扔出件外套,立马扔到常远头上,把他给吓坏了,“王源你要干什么呢!”给他王哥看到了,他不得被揍死?


叶武炎和陆少安更是不敢过去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短袖,背心,牛仔裤,鞋,袜子,全给扔了出来。


最后,连内裤都没放过,王源也给扔出来了。


做完这一切,王源不慌不忙扯住箱子的盖,就露出个头,他脸色平静,眼睛却诡异地微红,问了三个字:“怎么样?”


叶武炎三人呈僵硬状态,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其实也没想真玩这么大,毕竟这事还没问过王俊凯,可哪知道,王源不分青红皂白就全脱了。


而且看那样子,拼着狠,眼似刀,绝对生了不小的气。


叶武炎刚要说话,门却被人推开了,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王俊凯的声音,“找你们好久,原来你们在这。”


三个人心里一起骂了句我靠。


比他还快,王源立马就缩回去了。


王俊凯一看,只有三个人,有点疑惑,“王源呢,没跟你们一起?”


叶武炎支支吾吾完了,拉着陆少安也支支吾吾,常远则顶着一件熟悉的外套看着窗外,妄图蒙混过去。


王俊凯一看那外套,又看一地衣服,“人呢?怎么就剩衣服了?”


叶武炎支支吾吾半天,最后牙缝里挤出一句屁话:“不好了王源刚刚变成蝴蝶飞走了——”说着还使劲给王俊凯指箱子,王俊凯看一地衣服,狼狈又混乱,心里虽未完全明白,但叶武炎的左眼写着担心,右眼写着对不起,他还是感觉出状况之糟糕。


王俊凯:“你们都出去。”


如临大赦,叶武炎三人赶忙逃了出去。


王源躲在箱子里,一阵安静后,有人想来打开盖子,被他狠命扯住了,王源急道:“我没穿衣服……”


话一说完,没头没脑,王源却感觉到了委屈。


这种委屈,他以前从没有过,是哥哥,也是家中的顶梁柱,他委屈了也没人关照,久而久之,也就不会有这种委屈到嘴巴瘪起的心情了。


可是现在,他紧紧拉住箱子盖,不让他看到里面的自己有多狼狈,突然忍不住,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头顶的力量消失了。


王源瘪着嘴巴,觉得自己挺好笑的,其实搞得这么狼狈,也是因为他气不过不是么。


现在人都走了,王俊凯要是走了,那就和以前一样了。


王源真想说不要走。


为难之下,他更委屈了。埋着头,藏在箱子里,无人看见最为安全的地方,他撑着光裸的膝盖,感觉到凉意,身体上的,还有心里的,都像潮水一般慢慢涌起。


哪知道眼前忽然透出点光亮,他抬起头,看到原来是扣手的木板,被王俊凯推了出来,那块木头就掉在了自己脚边。


王俊凯的手伸了进来,那道口子有一些毛边刮得他手背微红,但他就像什么都没感觉似的,伸进来轻轻拍了拍王源的头。


他说:“胆小鬼,别只躲在箱子里难受啊。”


 


tbc


胆小鬼 别只在电话那边哭啊QAQ

评论
热度(308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