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4

超爱卿酒酒💙💚💙💚💙💚💙💚💙💚💙💚💙💚

MoeAm:

姆妈们 我们就是要没羞没臊的谈恋爱! 




14.


 


王俊凯听到王源在箱子里闷着声说了句,把衣服给我。这才把手拿出去了,手背被擦得通红,而王俊凯就像感觉不到似的,把衣服捡起来盖在了箱子盖上,因为是用很快速度捡的,所以途中扫到疑似王源胖次的东西,也仅仅只有零点几秒。


但是光是这样零点几秒,王俊凯也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贴身的东西象征着不可说的亲密,碰着了手就痒到心里。


做完这一切,他又拉好了窗帘,这才又敲敲箱子,“好了,那我先出去了。”


王源嗯了一声。


王俊凯看他跟个小可怜似的,忍住又想摸头的念头先出去了。


他得先去找人算账。


 


叶武炎看到他下楼,认命地走过去,先挨了一记眼刀。


王俊凯没好气道:“你们不知道他什么脾气啊?”


叶武炎耷拉着头,“知道。”


“知道你还瞎出这主意,”王俊凯说:“你是觉得我追他特容易是不是。”


这话说的,陆少安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为叶武炎出头,“你们也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凭什么你的朋友就要忍耐他的脾气,他就不能忍耐你的好朋友?”


王俊凯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是觉得这是一件小事,情趣懂不懂啊,也没必要生那么大气吧。”陆少安脸偏向了一边。


王俊凯不说话了。


常远和叶武炎面面相觑,气氛古怪根本说不了什么劝解的话,本来是一件为了生日会筹划的开心事,因为他们没有预先告知,又因为各种误会,反而变成现在这种局面,实在有点泄气。


“其实,不用你们说,”王俊凯遥遥看了眼二楼,有点晃神,“我……”我也知道在这段感情中,我现在落在下风,倍受牵制。


但是要怎么说呢,且不说无法承认这一点,承认了少年心就不能认,这是他的受挫,情路坎坷除却不幸,只能说是无能。而且说出口就变成了计较,计较你多爱我几分我多爱你几分,爱情变成了称斤算两的公不公平,他也不喜欢这样。


喜欢人,追人,有什么好考虑值得不值得的。


王俊凯心想,而且,最了解王源的人,是他。


所以尽管兄弟失望,他还是选择站在了王源那一边,王俊凯拍了拍陆少安的肩膀,只能先和他说:“但是你得相信我的眼光,他真的很好,很不错。”


 


这种说辞听到陆少安耳朵里,也只像是王俊凯自带的厚厚滤镜,所以他也没听进去。不过真为这么小的事,他也犯不着生气,大家都是男孩,很快就消化了这点饭前不快。


陆少安再见到王源,也还会笑着打招呼。


但是生日会到了下半夜,他却好像亲眼看到了王源的“很好”“很不错”。


那是在王俊凯终于要切蛋糕的时候。


按理来说,蛋糕送过来有带一个王冠,不过因为王俊凯嫌丑,所以他们家预先准备好了一个。


那个王冠橙黄色,在灯下闪耀金光,本来和蛋糕应该一起推出来,切的时候让王俊凯带上。只不过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居然不见了。


王俊凯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了就没了,不带不带。”


说是这么说,小分队看着好友站在烛火中,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


蜡烛一只只被点燃,整整齐齐十八根,映亮了中间巨大的生日祝福,围观人群吹起口哨鼓起掌,起哄着让许愿。


王俊凯笑,“急什么,这就许了。”


他闭上眼睛,谁也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望。


然后他睁开,将十八个根蜡烛全部吹灭,整个房间一瞬变暗。


王俊凯轻哎了声。


然后灯亮了起来,大家照旧起哄让切蛋糕,一些人开了礼花炮,一些人去拿刀叉,总之谁都没有发现王俊凯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但是小分队发现了,常远问陆少安,“刚刚凯哥头上,是不是没有东西啊?”


陆少安点了点头。


王冠找不着了,大家忙着要切蛋糕,谁都顾不上。


生日主角没有王冠带,这一点,恐怕在场很少有人在意,就算在意了,也会是他们这种亲近的朋友,觉得王俊凯头上光秃秃的,缺点什么,不好看。


但还是会有人在意了,并且还要去找出来,给主角戴上。


陆少安就是在一刻,发现了王源之于王俊凯,以及王俊凯为何如此青睐王源的原因。


在所有声势浩大光鲜亮丽的场合,人们围绕着他们,因为种种不同的理由。但是他们围绕彼此,只是因为人在心头。


王俊凯戴着那顶歪扭的王冠,诧异地转头,看到了乱糟糟的王源。王源指了指他头上带着的东西,解释道:“掉走廊的花瓶架下面了。”


大概是钻进去摸过,王俊凯扫了一眼,袖子也脏兮兮的。


“你什么时候去找了?”王俊凯看看四周,“我说刚刚怎么一直都找不到你。”


“其实挺早了。”王源不自在道:“从我一进门,看到这儿放着蛋糕,就有点想不通怎么没有王冠,后来就去随便找了找。”


王俊凯噢了声,“随便找了找,还就找到了。”


他说不出此时的心情,转身将留有自己姓名的蛋糕盛出来给了王源。过程中一直在回想,刚刚黑暗中他刚许完愿,时机那么好,吹灭蜡烛的一瞬间,王冠就被他带到了自己头上。


王源虽然不声不响,也依照他多年习惯,还留有规矩和距离。可是他的关照和注意力,却从未停止,一直都放在他身上。


动心去爱是他在意,动手去找也是他在意。


只不过这些在意和喜欢,都非常具有王源的风格,隐姓埋名的关切,遥遥千里的偏爱,尽数都在蜡烛熄灭的暗。那是很多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但也尽数都在王俊凯的身后,仅仅回过身,就能看见他的喜欢。


于是又不好了。


心软了酸了跳了没法没边。


禁不住就要得意忘形,王俊凯把蛋糕给了他,望着那一口一口被吃下的自己的名字,心道你那么喜欢我,我都快忘记我姓什么了。


王源疑惑他一直盯着自己,还以为要抢他的蛋糕,“干什么?”


“没有,”王俊凯笑,“我在给你打高分。”


 


夏去秋来,学校的合欢树不再开花,妈妈换掉了薄被子,季节更迭是人间日常,可还是有一些永远不变的东西。比如说街上巴士照旧晨来昏往,比如阳台望过去亮着的霓虹灯,比如王俊凯雷打不动骑车赶去王源家的每一个早晨。


王俊凯之前有过一个疑问。


他一往无前的恋爱是不是就终止在了“两人在一起”的这一刻。


但他慢慢发现,单恋是一种前进,在一起也是。


在一起是两个人一起前进。


就像大航海时代,两艘不同航线的船,因为我爱你你也恰好爱着我这样的契机,将未来的航线并轨成为一条。人生不会终止,航程也是,他的恋爱也是,将会带着不同时刻的心情,永行在名为王源的这条航线上。


这就跟打一个副本地图似的,他们俩除了自己单独的任务支线,还有一条两人共同完成的主线。


王源打支线也打的很认真。


王俊凯过生日的时候,他送给自己一把定制吉他,琴身上刻着王俊凯的名字。礼物都放在一起,被管家收了。王俊凯半夜跑去看,他特别想看看王源给自己送了什么东西。


这样一把吉他,简单干净,凿刻深情,王俊凯一眼就将它从一堆礼物里分辨了出来。其他人送的都是价格不菲的手表、领结等等,一看就是各家权贵儿女惯常送人的礼物,千篇一律,未有真心。


叶武炎的礼物和往常一样,贺卡上写着:今年,我给王俊凯送了一只笔。下面抄了一首不知道哪来的诗。他去年也写着:今年,我又给王俊凯送了一只笔,今年,我又给王俊凯抄了一首诗……他的礼物就摆在吉他旁边。


以前从没嫌弃过兄弟,没有对比也就没有伤害。今不比往日,王俊凯忽然开始嫌弃起这样的叶武炎。


半夜叶武炎在家刷到了王俊凯抱着一把吉他的自拍朋友圈。


一个人的夜,叶武炎的心,应该放在哪里。他躲过了半夜的美食袭击,却没能躲过恩爱炮弹。


王俊凯如此秀恩爱——


我很简单,正好你也不复杂。自拍.JPG


陆少安和常远纷纷表示了羡慕,并携女友发来了贺电,常娇在下面捧心说好甜好甜喔——就只剩叶武炎一人苍凉地叹气。


王俊凯虽然还未达成目标,就是在王源的手机相册建立起一个我的俊酱,但他的源酱相片数量却是在与日俱增。之前手机摔没了相片也没了,那时候觉得要伤心死了,可是现在看看,相册除了单人的源酱,还多了一种,那就是合照,搞怪的,甜蜜的,被时间夺走的岁月凝缩成手机里的相纸。


常远还和王俊凯嘀咕,说王源那个闷骚腹黑的性格,有可能偷偷加密隐藏了一个相册,他锤了一下王俊凯,“保不齐里面全都是你呢。”


挺有可能的,王俊凯咧着嘴点点头。


恋爱一帆风顺,好像再也没什么麻烦了。高三学业艰苦宛如封闭炼狱,他和王源的恋爱就是开在炼狱的一扇天窗,王俊凯在十月初的时候,实在等不及了,在巷子口给王源一份礼物。


也不是节日,礼物送的莫名其妙,王源看着他的男朋友,“干吗?”


王俊凯努嘴,“回礼,生日礼物的回礼。”


生日礼物还带回礼?


可能王俊凯只是想有个能送礼物的名头吧,其他回答他也有准备,“生日礼物分八期送,这是第一份。”


这个回答没来得及说出口,因为王源点了点头就拿回家了。


晚上时两人煲睡前电话粥,王俊凯问他喜欢这份礼物吗。


王源说:“拼图那么大,拼到你上大学都拼不完的。”


“噢,你慢慢来嘛。”王俊凯不怀好意地笑:“我专门挑了个最大的,你拼好了,咱们到时候挂在房车上去环游世界。”


他还担心王源太毛燥了,没得耐心坐下来好好拼,于是好好给他唠叨,“每一块那么小,你别给摔了,要是摔了,掉一块,那可就不完整……”


被他叨叨烦了,王源就说:“我知道我知道。”他知道那家伙的处女座强迫症,不完整不整齐就会戳中他的雷点。


王俊凯听他答应着,挺乖的,于是便又满足。在床上翻了个身,想着遥遥在城市另一端的王源,无端叹口气,“哎,我想你了。”


“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


“你别说这些,你就不想我么,”王俊凯说:“我不信。”


“不想,想你干什么,你唠叨,烦着。”


王俊凯噢了一声,趴进被窝里笑了半天。


然后过半会,王源说他要去洗澡了。


王俊凯立马停住笑,“哦。”


“哦什么,你也去洗。”


要命,王俊凯烦死了,嚷嚷道:“才聊了多久,就要挂了。”


通话时间早就过了一个小时,手机发烫而王俊凯恍若不觉,洗澡这样指甲盖大点的问题就让他厌烦起命运。


“住太远了,”王俊凯愁得不行,“住近点就好了。”


“哥,”王源说:“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


“好,洗澡去,但我有个要求,”王俊凯不依不饶,斤斤计较,“明天早上见了过来亲我一口。”正儿八经的源源再亲我一次。


王源答应了。


 


洗澡的时候王俊凯就在想,他最近好像又变得不满足了,觉得拥有了,在一起了还不够,他那一片的邻居全认识他了,打进他的生活里无法再连根拔起了,这都不够,太不够了。


以前是觉得,能一火箭发射进王源的领域,那就值得开心,值得庆幸,赶紧得挖个合适的坑把自己培点土填进去。现在根都在这片区域长遍了,他还是觉得不够,心意生根发芽,心意得到回应,这些已经都能得到莫大的开心,但是他之后依然在前进,只要一往无前的路不停止,他就不会被满足,此时的开心不会持续永久,他想要非常想要的又变成了别的东西。


他想要住在一起,离得很近,每天二十四小时,可以有十二个小时在一起,另外十二个小时睡在一块。


想知道每时每刻,他在另外地方做着什么事,见了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心情,开心还是难过,难过的次数有没有以前多。


想要哆啦A梦的任意门,一扇开在他心,一扇开在他一米内最近土壤。


这些想要埋伏在他潜意识深处,雄赳赳,气昂昂,带着他骨子里最深的性情——那种无法无天睥睨四方的占有欲和得失心,切出来,从虚无化为实体,成为了牵挂,成为了控制,成为了常胜将军的一只虎符,可以操纵千军万马,将某人带到他面前来,可是他不用。


打仗只能赢人,可是他只想赢心。


王俊凯洗完澡,刷题刷到了十二点才睡,第二天是周末,小分队终于得空可以一聚。高三了,几个人除了王俊凯,都被家里养出了一身肉,陆少安坐着坐着,被常娇吼得心烦意乱,常娇很喜欢瘦瘦的男生,她拿出王源来当榜样,“你看王源多瘦啊,求你了别胖了,咱们别胖了行不行?”


好不容易常娇被女伴拉走,陆少安对王俊凯诉苦,“什么毛病啊她,王源变胖了你还爱他不?”


王俊凯巴不得他多长肉,“爱死他了。”


叶武炎看他们这样很受不了,一转头常远还看着微信界面傻笑,忍不住抽他后颈一巴掌。


常远叫道:“干吗啊!”他也不管叶武炎,凑过去神秘兮兮给王俊凯举手机,“你猜叶影和我聊什么呢?”


“我不猜。”


“你会后悔的,”常远悻悻道:“王源小时候的糗事,保管你不知道。”


王俊凯心想怪了,我的男朋友,小时候的糗事要你给我讲,那我成什么了。他不听,出去上厕所了。


在厕所给王源打电话,先是喊他过来,王源一看时间,九点多了,有点来不及,“算了,明天周一,反正又能见了。”


“哎,那行吧。”王俊凯牵挂着常远说的事,“听说你小时候去吃火锅——”


王源一听,声音反而大了,“你听谁说的!”


哇这么大反应。


但王俊凯光知道这点,他含糊着套话,“你管我哪儿听的,不就是小时候的糗事嘛,谁还没有点……”


就这点话,王源已经摸清楚这人肯定是不知道跟他套话呢,心放下了。


此后不管王俊凯如何说如何说,王源就是不吭气。


王俊凯气道:“你就是你没在我旁边,你在了我肯定揍得你说实话。”


“不能因为我超可爱你就欺负我吧。”王源有点得意。


最后挂电话的时候,王俊凯其实挺想说今天一天都没见你了,你待会过来,就算回不去,住我家也成啊。可是他话都说一半了,最后还是没好意思把一起住说出口。


霸气侧漏如王俊凯,其实却是个规规矩矩的传统BOY。


实在是史泰龙小分队的第一反差萌。


挂了电话,王俊凯却没回去,想了想,还是给叶影发了微信,旁敲侧击问幼年小圆的火锅店糗事,王俊凯一点都没有情报人员的背德感,作为正经的正式的男友,当然要对另一半事无巨细从小到大全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从脚底板掌握到一根最翘的头发丝,王俊凯告诉自己我能行。


叶影说,哦,你问这个啊。


其实就很小一件事啊。


我哥很小的时候,看到火锅店里给小孩子坐的板凳,就也想去坐坐。可是那板凳是给特别小的小朋友坐的,我哥很小一个,骨头又瘦,坐倒是坐进去了,但就是没法出来。


最后锯了人火锅店一张好板凳才出来的。


从那以后我哥就不去那家火锅店了。


王俊凯在洗手间想象了一下,笑得不行,笑声吓到了旁边隔间的人。他想怎么可以这么萌,王源怎么能这么可爱,比今天的王源可爱的果然只有小时候的王源和未来的王源吧。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是特别小的小朋友,就非要坐坐看啊。


睡箱子盖狗熊毛毯的王源,和卡在板凳里出不来的王源,估计是同一个人。


叶影不放心地叮嘱王俊凯,别跟我哥说是我说的啊。


 


我当然不说。


王俊凯只是回包厢以后,给王源发了一张火锅店小孩专用板凳的照片。简简单单,没什么别的意思。


信号不好,王源的信息很久才收到,就算很久以后才收到,也掩盖不了对方因羞耻而咬牙切齿的心情——滚!!!


王俊凯又笑了,笑得不行,接他妈电话都没反应过来,听到他妈说那我今晚就带奶奶回去了,接下来一周你好好吃饭。


王俊凯回神,“哦,爸也走啊?”


“是,都回老家。”


“那行吧。”王俊凯点了点头。


叶武炎出来抽烟,听到这段对话,等王俊凯挂了电话就扑过去,“哥!你家没人那我过去住呗!”


王俊凯让他摆正自己的姿势,好看看自己的身份。


“怎么着先得让男票过来好吧。”


叶武炎酸酸,“你叫啊,你也就是随口说说,未成年高二男孩,这可就是非法同居,我先从法律上教育你,再从道德上教育你。”


“滚吧。”王俊凯回包厢了。


坐下来,却拿着手机发呆。


其实他真挺想叫王源过来住一起的,一周哎,整整一周,醒来不用跑,一搂王源就过来了。


说还是不说,这是一个问题。


常远鼓励他,“你先打探一下,说听叶影说你最近下班有点晚,你晚上要复习,挺累的,早上起不来。”


王俊凯:“那他要误会我懒得一起上学不爱他了怎么办。”


“那你再说……”常远头疼,“你就说高三生需要加油鼓励,你不准备做出点实质性奉献吗?”


王俊凯发而几条,信号一直不好,几条出去,几条没出去的。


他最后烦了,受不了,磨磨唧唧,怎么那么麻烦,我家没人,我有王源,男朋友过来陪一下,不行吗,有错吗?


他直接发:要不你就来我家睡得了。


哪知道这条还在转,没发出去,王源的回复进来了。


他直接说:你不会是想让我跟你住一块吧?


我操。


王俊凯拿着手机,有点坐不住了。自己提出,和试探被别人看出,完全是两种体验。他马上就撤回他那条要不你就……得了。


可惜,信号就这时好了,发出去了。


 


要不你来我家睡得了。


你不会是想让我跟你住一块吧?


 


耻到爆炸,耻到坐立难安。王俊凯太臊脸了,转头狠狠将气发泄给了常远,打得他脑袋一趴。


哪知道转回头来,微信对话框里,王源回道:好呀。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自制表情:不能因为我超可爱你就欺负我啊.JPG


 


tbc


剧场1:


平时我只能考几分


可是自从男票跟我住一块了


哎 我分也高了 人也牛了


这男友交的


真值!




剧场2:


提问:男朋友自从和我住在一块了 每天醒来都钻在被窝里睡着 哎 还搂着我 搞得我睡也睡不安稳 每天24小时有23个小时都晃在眼前 其他1个小时 还对着你没完没了撒娇 怎么解决男朋友同居以后异常黏我的这个问题?


在线等 急


回答:看出你是秀恩爱了 很好 下一个


  

评论
热度(238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