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5

MoeAm:

风铃 星星 还有你 


漂亮的东西应该都是放在头顶仰望的吧


 


15.


 


在日历上画了个圈,王源要在礼拜一的晚上搬过来。王俊凯有问他,要不要他也过去帮忙,王源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好拿的,他只是要叮嘱一下叶影,记得锁好门窗,记得给财神日日上香。


于是王俊凯下了晚自习,就先回家等着了。


在家里坐着,看书有点看不进去,抱着抱枕打游戏,没几局也就死了,王俊凯洗完的头发从湿漉漉都要自然干,终于等到了王源到来。


他们家很大,最外面的栅栏门开始响,他就情不自禁探出二楼去瞧,等到在夜幕里看到了一个人,他看到的瞬间就笑了出来,然后跑下楼去给他开门,连鞋都跑丢了一只。


门一开,秋风夜凉,王源穿着一件黑白卫衣。


他走进来,虽然上次生日会的时候来过,但还是对王俊凯家这么大的建筑构造摸索不来。王源看着兀自笑着的王俊凯,问道:“你鞋呢?”


“哦,”王俊凯实话实说,“跑丢了。不用管不用管。”


王俊凯看了他背后的书包,还装的挺满,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王源背书包。平时他都把书放在抽屉里。


王俊凯说:“你背这么多东西干嘛,我这儿什么都有。”


“我要住一个礼拜呢,总不能光把自己带过来吧?”


王俊凯心想,有何不可?


他带王源上了二楼,先让他去洗澡了。


王源抱着衣服要进去,回头问道:“我住哪?”


“你出来再说。”


王源进去浴室了,王俊凯一个人坐着出神,他们家是有很多客房,哪个挑出来给王源住都可以。


主要是他,不是很想这么做。


住他房间就可以吧,都省得第二天打扫了。王俊凯杂七杂八想着,没过多久,门开了,王源擦着头发出来,王俊凯从上到下眼睛跟雷达似的扫了半天,王源抬头看过来才把眼睛别开了。


王源一边擦一边感叹:“奢侈啊奢侈,光浴室都和我家一样大了。”


王俊凯一伸手,捉住他手腕,王源吓了一跳。


“干嘛?”


王俊凯把毛巾拿过来,不自在道:“你过来,我来帮你擦头发。”


王源听了,也就很顺从地在王俊凯面前盘腿坐下,头微微前倾,又微微低着。王俊凯一边给他擦头发一边心想,亏了亏了,早知道应该在他之后洗澡,这样也能骗一个福利。


哪知道不用骗,福利自己找上门来。


王俊凯一开始真的是心无杂念,后来视线下移,忽然瞟到了王源略大的睡衣领口,他愣了一下,然后耳根烧得绯红,注意不去看,提醒不去看,反而更加挠人心痒。


他后来就只是在机械地重复擦头发的动作。


我操,不行,我得给自己换个思维。王俊凯甩甩脑袋,发觉王源被他揉头擦头,乖得都没有一点声音,不由自主说道:“你现在可真乖啊……”


“擦头发还要蹦哒,那我累死啦。”王源低着头说。


“想想一开始,我去跟你表白,你跟我说什么来着,”王俊凯手下用了点劲儿,“你说你有病。”


王源:“……”


纵横一世轻狂,就怕对象翻旧帐。他于是哄道:“没事儿,我也有病。”


王俊凯噢了一声,手里的力量却是一点都没减轻,“后来不是还说什么你换个人玩吧,我玩不起,还有什么,我想想,还说笔袋给我拿回来,一点面子都不带给我的……”王俊凯说着说着口若悬河,没完没了,“说这么多,结果还不是心动得不行了,喝多了还贴创可贴呢,还说心跳的太厉害了——”


“王俊凯!”王源抬起头,红着脸吼他。


王俊凯得意忘形,“你就承认吧,你喜欢我,说,我是不是你这么多年最喜欢的人?”


王源没承认,直接给了他一拳,捣在了心口上,王俊凯笑着咳嗽了半天。等笑声没了,再抬起头,王源看着那个眼神,本能想喊哥,本能想求饶,本能想要逃。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王俊凯拉住他胳膊往后一拽,然后将他扑在了床上,两人玩起了散打摔跤脸红脖子粗,又无视规则,你翻过我的身,压住我的人,瞅着我的眼,拿走我的魂,谁也不甘拜下风。这个气喘吁吁拿着桃花眼狠狠盯,那个虽然不甘示弱却还是拿甜到化水的眼神反盯。摔跤摔到最后,完全成了比撩大赛,真是这边眼眼互亲杀人无形,那边腰腰相抵惊动春风。


王俊凯停在上不动了,“服不服气?”


王源还想翻身起来,无奈力气用尽,喘着气服输,“认输认输。”


王俊凯就想要个认输,但真听到了又勾起他往日不快的记忆,两人刚刚认识的三分球游戏,王源干脆利落就认输走人。


“我可是最厉害的。”王俊凯还压着他,自言自语。


“是,是,”王源笑着附和,“你最厉害了。”


这一句话成了比赛最后的关键一分,王俊凯听着这句话,看着王源这个人,心里有个声音响起来,我输了。


但是输的情不自禁,输的心甘情愿。


他眼神慢慢过滤了胜负欲带起的凶光,只留下一丁点,那眼神叫人想起幼年的老虎,未成百兽之王时还心存一份眷恋。王俊凯被这样的眷恋团团包围着,他情不自禁低下头,在他朝思暮想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那嘴唇有一点点干燥,还有点茶香,稍微用点力就可以察觉到里面有层牙齿的阻隔。但是他向来如此,千屏万障在眼前,他也视而不见,他那里在乎,他又吮吸地更用力,想要拿蛮力撬进去,王源的手却搂住了他的脖子,嘴也一同张开了。


这举动几乎瞬间就点燃了他的心火,王俊凯一手按着他的脸,一手搂住他的腰,带着清瘦男孩翻了两次身,被子凌乱地卷在了身上。


房间里响着吮吸和微重的呼吸声。


察觉到王俊凯的手摸去了其他地方,王源才回过神,手里推了推。王俊凯亲完以后,将头埋在了他的肩窝,那份升起的眷恋在亲吻结束后,并未消散,反而在体内更浓重了。他忍住一些念头,抬头,说话声音都哑了,“好吧,今天放过我的小朋友。”


 


第二天一早,叶武炎的车经过王俊凯家,看见两人一前一后出来,王源的表情跟没睡醒似的,脸有点臭。


王俊凯拦住他,“别逗他玩啊,他早上被我吵醒了,现在心情有点不好。”


叶武炎想,我的哥,你明明做了错事,可语气怎么听不出一点愧疚,反而还很高兴呢?


叶艳艳阴阳怪气道:“哟,听起来昨晚战况激烈啊!”


“说什么呢你。”王俊凯踢他。


王源的声音在后面没什么起伏,“是啊,特别激烈,几个回合,战了半宿,情趣多多,还有录像,怎么,你要看啊?”


叶武炎:“……”


半天挤不出一句话,叶武炎赶紧招着手叫司机走,逃之夭夭了。


王俊凯转身,又顺了几把王源头毛,因起床气炸裂的头毛刚刚还叫嚣着怼人,现在却温吞地乖了下来。


也许是王俊凯的手对于王源来说,格外有魅力吧。


 


往常对于回家心不在焉的王俊凯,这几日都是钟声响起第一个冲出教室,和王源一块走回家那条路对他来说非常有新鲜感。


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路,已经开车或者步行,走过了无数遍,但跟他并肩走在一起,就仿佛变成了一条永远都不会厌倦的新路。


永远不会厌倦。


这又是可以准确用来形容王源带给自己的感觉。


叶武炎他们问王俊凯,那你呢,你觉得自己的感觉像什么,王俊凯笑了笑,说,永远不会放弃。


眼前这些不就是回报么。


坚持喜欢,坚持去爱,坚持把时间和精力毫无疲倦地浪费在某个人的身上,不去计较价值,只是觉得天道既然可以酬勤,那也理所应当可以酬情。


像现在这样的快乐,王俊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这样一心一意,一往无前地喜欢着某个人,而那个人也恰好喜欢着自己。


放学回家的路上,王俊凯和王源会随便找点吃的,也会聊七聊八聊很多东西,往往都是还没反应过,就已经到家了。


很让人惊喜,有很让人意外的是,王源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和自己聊到一块去,哪怕只是开着无意义的玩笑,扯没意义的垃圾话互怼,也能很有意思地过很久时间恍然不觉。


这个人,真的是量着我的心愿在他方好好长大的。


王俊凯躺在床上,没来由又想到这句话。


然后他做了一会理综,休息的时候才去客房找王源,进门以后没看到人,书包又乱丢在地上。王俊凯听到浴室有水声,还是起坏心眼叩门,“我要进来了啊?”


“你进来啊。”王源隔着门挑衅。


王俊凯一推,果然,从里面锁住了。所以他才敢这么叫嚣吧。他嘟嚷着等你出来给你好看,走过去将王源的书包捡起来,也把散乱一堆的充电线笔袋什么的给塞回去。


忽然,他手一停。


笔袋——


又想起那三个冷冰冰的字:拿回来


那时不看,是觉得不说一声也不太好,所以他右手打飞左手,抵制住大头贴对他的诱惑。但是现在嘛,看看自己男友的照片又有什么,王俊凯盘腿坐着,把笔袋拉开了。


掉出来十多张大头贴,有和妹妹的,也有自己一个人的。


他一张张欣赏了,嘴边挂着笑。等到再拿起张东西,却发现并不是照片,那是很小的便签纸,湖蓝色,王源这种将东西胡乱塞在一起的小毛病,他有时真是受不了。


王俊凯将便签纸翻过来,和照片叠在一起。


忽然,他被纸上龙飞凤舞的字迹吸引了。


准确来说,并非字迹,而是内容。


写了一句话——我每周可以来五次。


这句话有点耳熟,王俊凯想起来,那是他第一次在体育馆见王源,他在二楼和馆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每周可以来五次。


怎么把这个写下来了,王俊凯没搞明白。他低头看去,地上还有几张便签纸,他也捡起来了,一看,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


他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那个时候,他也对我这么好。


 


字里行间,存在着一个王源从未提起的人。王俊凯傻愣愣坐着,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他又低下头,将三四句话联系在一起,仔细看了一遍。


他有点明白了。


他如此像他。


他好像被一种迟缓的钝痛袭击着。


然后很多事,很多很多事就全都想了起来。


王源发着烧搂住他的脖子,王源喝醉了,贴着创口贴认真说,我怕我对你有一点动心。王源假装喝醉了来靠近,王源低声反驳那不是心意,王源露出温情一面,说你去追世界吧,我来追你。


他曾为了这些得来不易的在意和动心喜不自禁。


但他从未想过,这些在意和动心,这些喜欢,都是建立在另外一个人的影子上产生的,他得到了,他以为是他的坚持取得回报,可是王源的心软却是因为——他如此像他。


王俊凯坐在地上,如坠冰窟,浑身凉透。


他完全没能回过神,巨大的冲击让他完全愣住了。


 


水声停了几分钟,门开了,王源走了出来,房间内安安静静,他还以为王俊凯只是溜达了一下就回去了。


一转身,王俊凯正不声不响坐在床边,好像发着呆。


王源走过去,在他面前自觉坐下,“擦吧擦吧。”


哪知道过了很久,对方丝毫没有反应,王源抬头,看到王俊凯表情和平时有些不同,疑惑道:“怎么了啊?”


“是不是你爸妈要提前回来了?”王源恍然大悟,“然后就不开心了对不对?”


出乎他意外,王俊凯依旧没有理会他的调侃。


他安安静静坐着,眼神停在王源身上,和平时判若两人。


“王源。”


王俊凯看着他,说道:“你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喜欢我。”


王源怔住了。


“你现在说给我听吧。”


王源哈了声,“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他要站起来,王俊凯却猛地前倾,按住了他的肩膀,那力道比那天摔他要痛多了。


可王俊凯面孔和眼神依旧平静,平静得让人心惊:“我们不是在一起了么,说一说很简单吧。”


“可你现在很不正常啊。”王源伸手去摸他的脸,被王俊凯一把拿在了手心,然后他语气忽然激烈了起来,“你说啊,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你为什么不说?我喜欢你,四个字,有那么难吗?你说啊!”


“你突然干什么啊!”王源也叫了起来。


两个人,一个茫然沉默,一个愤怒伤心,僵持也沉默着。


王俊凯松开了王源的手腕。


手腕红了一片,他也没有理会。


他已经没有刚刚那样的激烈情绪了,可是愤怒和伤心正在体内拉扯着,切割着,混杂一起,他都不清楚是伤心更多,还是愤怒。


他拿这样有点伤心,伤心到要命的眼神看着王源,说了一句从一开始交锋,就想对他说的话:“为什么我所有的一往无前,都会在你这里受挫。”


这句话经过多日的快乐消解,已经消散不见,可是现在又被他想了起来,而且还在脑海中混混涨涨,随着苦痛情绪扩散到了最大。


我变成了一个影子。


哈。


王俊凯眼前模糊了。


“王源,你知道么?”王俊凯看向他,他好像从始至终都未变过,水泥开不出花,水泥还杀死了他的骄傲。


但是又能怎么办,就算心都碎了,一片片裂在胸腔,让他呼吸不得痛苦万分,可就算心都碎成了这样,还是没法改掉对他的上瘾,对他的喜欢,还在一声又一声说着喜欢,还在无穷无尽打着高分。


“你已经在我这里,拿了90780的高分了。”高分,满分,爆破分,还未到半年,数字在纸上飞速增长,是一往无前奋力向前冲的势头。


不知不觉间,90780分,对方仰仗他的喜欢多到无边,所以也肆无忌惮在他这里一次次拿去。


但那又怎样。


王俊凯眼睛湿润,但他就那样睁着眼睛,直到一滴眼泪再也承受不住,掉出眼眶,掉到了王源的手背上。


“可是这么高的分,连你一句喜欢都换不到,也没意义不是吗?”


 




tbc

评论
热度(217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