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6

好的

MoeAm: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16.


 


问完之后,根本没再看王源一眼,王俊凯就站起来冲了出去,没有再回头。


从前,看一眼都觉得快乐,现在看一眼都是伤心。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回到房间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洗澡躺下来的,他看着房间的一切,又像隔着他们看到了别的地方。


愤怒和伤心已经越过了情绪的巅峰,现在蔓延和悄然扩散的是一种溺水感。就好像有人把他按在水里,他在水里咆哮,挣扎,都是无用的水花,可是后来他渐渐都不动了,就沉在里面,因为把他压进水中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最不能伤害的王源。


非常不公平,他不能伤害王源,可是王源就像知晓他每根软肋,每次都能砍中地方。这很不公平,但也无话可说。


第二天两人没有一起去学校,王源在楼下等了他好久,后来都快迟到了,他上去找王俊凯,却发现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房间空着。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提早走了。


他什么话也没说,自己一个人去了学校。


叶武炎在校门口看到他一个人,还挺纳闷的,还以为王俊凯是提前上楼了,哪知道上去一看,王俊凯的位子还空着。


直到上课,王俊凯还是没有来。


课间休息的时候,叶武炎在走廊还见到了王源,他心想怪了,王源这怕是第一次到高三。他又看看教室,王俊凯的位子还空着,好友什么都没说一声就玩失踪这也很罕见。


怎么罕见的事都放到一块了。


叶武炎走过去问王源,“你们吵架了?”


王源没点头也没摇头,他有点想看教室又不太敢看,叶武炎帮他看了,“一早上没来了,怎么了啊?电话也打不通。”


“……不知道。”


王源说。


 


下午放学,王俊凯才出现在学校,值日生零零星星就剩几个,整个校园安安静静的,他坐在自己靠窗的位子,下意识先去看曾经王源罚站时站过的操场。那里落满了秋季枯黄的落叶,春景只留在了记忆中。


他坐着,开了手机。


短信全冲了进来,未接来电的提醒也刷了多层。王俊凯扫到了叶武炎、常远的名字。


他也看到了几个王源的名字。


主要是,想看不到也不行。他给他备注的姓名实在太独特了,是电话薄里唯一一个带着红心印记的。


曾经这个电话打进来,他开心到受宠若惊,那抹红是心跳的红,可是现在的心情无论如何都笑不出。


他无奈地发现,他根本无法不去多想。


想他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是因为他像某个人么?一旦怀疑起喜欢的本质,就如同扯毛线球一样扯个没完没了。


 


然后又找了个地方刷题,刷题刷题刷题,用平时看不进去的题目堵住思绪,也就能堵住混乱的神经。哪怕看书只能带来短暂的静谧,那也是王俊凯梦寐以求,他不能停下来,只要停下来,脑海就开始被各种声音塞满。


怀疑的愤怒的伤心的自我厌恶的,像飓风一样来来回回。


他很晚才回去,第二天又提早出门,没有给王源回信息,也没有给他解释,白天对叶武炎的询问置之不理。


整个人像一条绷得很紧的线。


绷得很紧,就会伤害到自己。王俊凯知道,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做不出任何改变。


 


王源回家的那天,他也没有去送,那已经是他单方面冷战的第五天了。王源走的时候把拖鞋摆放整齐,到门口又给王俊凯打了一个电话,照旧没人接,他走到院子里,还穿着来时的卫衣,背着来时的双肩包,抬头看了眼偌大的别墅,这才慢慢走了。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他本来很好,这一天可能因为做了很多理综卷子的缘故,那种专注的安静在路上也没有消散。


他觉得这样很好,很安静,不会想别的事,不会分神。


他开了门,低头找拖鞋的时候,猝不及防地看到了王源换下来的拖鞋。那是他来的第一天,他给他找出来的一双,王源穿的很干净,没有脏,没有折痕,整齐摆在里面。


然后又不好了。


心酸麻痹无望哪一种都无法躲避。


靠卷子在心脏包上的药物隔膜,打的麻醉剂,全都失效了。他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体会到强烈的心痛,当时抱着他心跳得多快,现在绞的就有多狠。


无法幸免。


王俊凯受不了了,他坐在鞋柜旁边,给王源打了电话。


已经是半夜,但王源很快就接了,在那边喂了一声,很轻。


王俊凯沉默着,王源也就在那边听着,这种在往日看来非常特别的耐心,也成为了另一种怀疑,是不是因为我对你好,才变成了你说的那位独一无二。这多残忍。


王俊凯说:“我对你好,是因为我喜欢你。”


“你对我好,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王俊凯听到王源要说话,抢了一步,问道:“因为我给了你很熟悉的感觉吗?”他都不知道他如何问出来的,这句话,说一个字就压住心往下沉几寸。他问完后,王源在那头不吭声了,好久了他才回答,“笔袋里的便签,你看了。”


没有否认。


居然没有否认。


王俊凯沙哑道:“看了。”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么?”王俊凯问。


“那是很小的时候,一起玩过的朋友。”王源听起来有点无奈,“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很要强的人,说你像他,是我说错了。”


王俊凯听到后,反而露出一个自嘲的笑:“你因为这件事和我说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是我们谁更重要了。”


王源沉默了半天,说道:“你更重要。”


“你们……不一样。”


王俊凯什么话都没说,没有该有的开心,也没有该有的安心,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这是不是在哄骗我。


然后他又想到,但是他比我先重要了。


较真这些真的很没意义,但是他毫无办法,心根本不听指挥。


曾经他为创可贴和我追开心到了天上,可是王源几张便利贴就将他掀翻在地,那种溺水感和埋在深深土壤中无法呼吸的感觉,他真的不想去体验第二遍了。


就像很开心地把手塞进宝箱里,却被蛇狠狠咬了一口,被咬的伤口就算愈合了,他看见箱子还是会下意识后退一步。


不信任本来是他最厌恶的感觉,可是他却成为了这样患得患失战战兢兢不肯向前的人。


太懦弱了。


 


手机一亮,王源发来短信。


问明天一起上学么?


 


王俊凯想起这种挥之不去的多疑感,然后又想起他那么像他和你更重要,多疑感带着前一句话在他心里占了上风。


尽管他也不想说。


但是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往前一步是质问和针锋相对,前进不了了,他如果再纠结那些小时候或者小时候的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又或者是你当真喜欢我,这些问出来都会变成咄咄逼人,谁都好,停一下吧。


停下反而变成了松口气。


王俊凯回复王源。


[停一下]


 


是的,他只需要停一下,需要时间来想想清楚。


说不定日子久了,关系里的裂痕就会自行愈合,王俊凯一点没有感觉这是自欺欺人,他就是抓着这样一根留给了未来的救命绳索,来为了他们的未来停一下。


本以为这个暂停只需要几天,几周。


但谁也没有预料到,他和王源停了几个月。


中间还经过了王源的生日,他将之前买好的七份礼物都送了过去,王源拿道手以后说了句谢谢。


临走时他犹豫不决,最后拉住车门,亲了王俊凯嘴角一下,又说了一声谢谢。王俊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说:“不用谢,生日快乐。”


然后车就开走了,王俊凯看着他站在外面,似乎有话要说。


他可能还是想问,明天还要一起上学么。


王俊凯想心软,他也真的尝试了,但是他只要坐在一起了,只要王源对他露出跟以前不太一样的温柔,或者关切,眼神中只要带上了一点点光彩,他就不由自主会怀疑这份温柔、这份关切、这点光彩,到底是给他本人,还是透过他,来给另外一个看不见的人。


那个幼年的玩伴,变成了他心头的一只蛊。


一直到冬去春来,到他迎来高考,到了毕业晚会,这只蛊还是没有消停。他晚会有参演,到了他唱歌的环节,歌词一从嘴里唱出来,这只蛊就会在心头颤动起来。


做个梦给你,做个梦给你,他唱道。闭着眼睛,在一片蓝光中央,观众席好像变暗了,好像没有人,只剩下一个人,坐在离他很近的位子。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他问他。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他也这么问他。


问那个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人。


从前是王源拉开了距离,张开防护壁,不让他靠近分毫,他以为赢得了他的动心,可是到头来却成了无边无际的怀疑。那座山又归隐到了迷雾中,他依旧无法看透。


从前唱情歌,都要在心里酝酿很久的情绪,可是现在,王俊凯站在台上,觉得唱的都是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心声。


做个梦给你 


做个梦给你


爱而不得真是人间至痛,他已经牵过他的手了,也已经亲过了他,很多亲密的事他都干了,可是为什么仅仅几句话,就可以让一切倒退回了原点。感情怎么会如此薄弱,用那么强悍的努力才浇筑起来的关系,可是就偏偏被这么渺小的因素一点一点摧垮了。这是要怪人心,无论多么坚不可摧的建筑,都是靠两颗心搭建的,感情就是建立在河堤上的彩虹,大水可以冲垮,阴天可以遮蔽,关系就是很虚弱,需要一直扶持着,哄着,有时候努力也不见得有用。


这根本不需要有怨言。


王俊凯模模糊糊地想,是我太骄傲了吗,是他伤害到了我的骄傲吗。


是因为我被绑在爱情这根绳子上,冲得越远,忽然被扯回的时候就越茫然,越痛吗。


那我要怎么才能改善。


王俊凯痛苦地想,我必须……改善,因为我真的不想分开。


 


拼图还没拼完,房车还没买,说过的环游世界也没有一起去,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答应要在一起的十年没有过,我们拉过手打过勾发过誓。


可惜可惜可惜。


 


吃散伙饭的那天,叶武炎看着他一个劲猛喝,忍不住拦道:“哎哎,你干什么呢,考的不是还行么?”


陆少安嘀咕,“他哪里是因为考试。”


“后半学期那个学习的劲头,把老师都吓坏了。”


“那是高兴坏了吧。”叶武炎摇摇王俊凯,“你还跟他吵架呢?”


常远:“王源也太那个了吧,哪有吵架吵这么久还不和好的。”


遇着他们闹矛盾,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受气那一方,可是这次不是,王俊凯笑着喝口酒,闷道:“是我,不是他。”


叶武炎啊了一声,“是你不想和好啊?”


“没有,”王俊凯摇摇头,揉了揉脸:“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


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叶武炎没太明白,几个人坐下来,听王俊凯慢慢把这半年多的心结说开了。


沉默了半天,叶武炎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你能抹除那个人的影子么?”


王俊凯愣了一下。


然后他忽然就想明白了。


抹不掉的,就算可以抹掉王源心上的,可是抹不去他心里的。这半年已经足够可以做证明了,他太刚硬,也太执拗,他不是需要一段空白只等着自己的感情,他只是很单纯地希望,那个人的喜欢跟旁人无关,就像他在人群中第一眼发现了王源,王源也应该一眼发现了他。


就算他发现的很慢,很慢,非常慢也没有关系。


这些都没关系。


只要这一眼不参杂任何杂质,他都可以等。


可是他现在等到最后,也脱不去那个影子带来的阴影。它会永远罩在两个人的头顶,一个很小的玩伴而已,这本来是很小的一件事,却因为时机不对或者误会太多,或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变成了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


独一无二。


只有一,不会有二。


王源可以在以后说你更重要,或者他甚至会等到王源说我喜欢你,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一直会猜测这些喜欢和重要的源头是什么,是自己,还是那个童年的玩伴?


溺水感如期而至。


而他无法逃脱。


 


王源接到叶武炎的电话赶来,散伙饭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他看了一圈没找到王俊凯,叶武炎指了指卫生间。


刚要去,却被叶武炎拉住了,他似乎挺担心,“他……很介意那件事……”


知道他在说什么,王源说:“我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叶武炎忽然后悔问了,因为他看到王源的脸上露出一个恍惚和茫然的表情,“我不知道。”


这半年以来,绝对不止一个人的无助和伤心。


爱情非常公平,不会放过感情天平的任何一方。


 


卫生间没有人,王源在酒店找了三遍也没找到人,他出了酒店,沿着马路一直走,一直找。


终于在一家药店门口看到了王俊凯。


他抓着个黑塑料袋,坐在阴暗的台阶上。


王源走过去,踩在了一地拆开的创可贴上。


王俊凯看到那双球鞋,慢慢抬起了头,看着王源,他轻声说:“怪不得你会贴,好像真的有用。”


心跳有用,心碎也有用。


可是他贴上去,想体会王源那时的心跳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根本做不到。这只是喝醉的天方夜谭罢了。


王俊凯慢慢露出一个无望表情,说:“但是刚刚有用,现在看到你,又没用了……”王源好像透过他的短袖,看到了那一层一层用以自愈的膏药,他所能理解可以绝对无法体会的某种心痛,将他喜欢的人折磨成了这样,可是他什么都做不到,因为他屏蔽了他半年的努力和靠近。


王俊凯看着他的脸很久,忽然一下就体会到了王源是什么心情。


他很不快乐,他和自己一样也倍受折磨。


感情路上,走的慢了走的快了会成为矛盾,爱的深了爱的无所谓了也会成为无解的题,他怀疑他喜欢的心情,而他困恼于根本无法证明,这也会成为无法解决的矛盾。


阴差阳错可以成为运气,也可以成为死局。


王源的不快乐就是他的死局。


而他没有给王源带去快乐。


这半年,谁都没有前进,谁也没有好过。


谁是幕后黑手呢,谁又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不知道。也许就是青春期,也许是一步错步步错,也许是青春因我爱你而开始,却令我最后看破了爱这个字。


在他一往无前向前走去时,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王源不快乐的原因。


会成为他的压力。


而非动力。


而他的一往无前,他的努力,他的坚持,是没有意义的。


王俊凯浑浑噩噩,最后到了王源家的巷子口却觉得梦太清明,这个梦做的真是很真实。


远处的小孩拍来的皮球被他拿在了手里。


王俊凯转了一下,“要比赛一场吗?”


王源愣了一下,不知他怎么忽然有了活力,立马说,“好啊。”


“怎么比?”


“为了公平,十个球,比三分。”


王俊凯把球给了王源,“你先。”


王源认认真真投了十个球,王俊凯在一旁安静数着,等王源投完了,他接过球,站到了球架下,做了一个抛球的姿势。


然后没投出去。


他曾经为了这场比赛声称非赢不可,但是现在他决定收回这些无用的好胜心。


王源看着王俊凯将球丢给了小孩。


听到他说:“我认输。”


“我放弃。”


球滚落在地,掉出了没人看见的终点线。


 


tbc


虐完了 真的虐完了 我发誓

评论
热度(226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