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7

天哪

MoeAm:

我食言了 并没有完


但是这波完了 不要方 等我表演一波狗血套路来圆嘻嘻




17.


 


五天后,叶武炎来喊王俊凯远行游玩。高考过后,他们已经把城市附近能玩的地方全走了一遍,自由野心已经不是这座——困了他们十多年的故乡城市所能满足的,于是有了南下、北上、出国等等各种提议。


提议在几个人的群里。


是很早的那个群。不是后来建了拖进来王源的,就是叶武炎曾经因为王俊凯的恋情明明暗暗,也改过无数明暗名字的小分队总群。


是的,那天王俊凯说出我放弃后,一切回归之前。那时他刚遇见王源,刚在楼梯上对他说出和我在一起吧,只有懵懂热烈的喜欢,还没有遇到伤心事。而他的认输和放弃针对什么呢,好像不止是停下了。


从前他是坚信一往无前的,即使后来遇挫了也是一样,但这次不是了,他认输了,向着看不见的一些东西,说你折磨我我想过找一些宽解我的方法,但是现在不用了。因为我知道有的伤心于事无补,有的问题它确实真的就是无解。


有的人就是真的无法形容,这不止是一个褒义词,说你包含着宇宙,填满着色彩,不是这样。王俊凯不会再把这段恋情想象的很好,觉得它会如自己想象一样,一直往最好的轨迹前行。


他很烦麻烦,很烦纠结和拉扯,这些会让他变得不像他。


但是他喜欢王源带给他的心动,快乐,以及不休不止的野望,这是曾经甜蜜期,然后有朝一日,他发现那些无法形容的感觉不止这些,还有疼痛,伤害,下坠沉溺以及无法避免的无望。


但是当溺水感把恋爱问题带过来,将一个隐形人横在他心理洁癖中间的时候,他就一定会不痛快。


他面对这些负面情绪时,选择了他惯用的方式,那就是挥剑挥剑挥剑,冲刺冲刺冲刺。一往无前,依旧依旧。


那些是什么呢,疼痛无望纠结反复拉扯,仿佛长长久久安安静静的河流,死了很多年没有一点水花。


冲过去,要和坏情绪拼个你死我活,那就只会有一种可能。


掉进去。


掉进井水掉进湖水掉进冰川雪水。说好了要往天上走,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做溺水的虫子呢。


我认输了。


我放弃了。


我不会再动了。王俊凯投降,他举起白旗。他对那些让自己受伤的负面情绪张开手,说我不会再动,前进,不会,后退,也不会,尽可以用力来让我尝一尝心碎的滋味。我都认了,我接受了。


他选择接受。


是的,他认输了,放弃了,但这却是接受。矛不矛盾,很矛盾,有时候他缩回了手有时候他退后有时候他说我没那么喜欢你,但这样却是深爱,感情里,加法不会只是加法,减法也不会只是减法。


但能让对方看到希望,就是好方法。


王俊凯觉得这一定是最为合适的选择,对他也好,对王源也好。然后他就恢复了正常。


他把那个歇斯底里的自己藏了起来。


不允许他伤害到任何一个人。


 


飞机在五天后起飞,除了史泰龙小分队的基础人员,还拖家带口地带了许多人,其中当然包括王俊凯和王源。


两人坐在一起,氛围和刚在一起时差不多,聊天贫嘴偶尔秀个恩爱,没有了半年间突如其来的沉默,看起来轻松又惬意。叶武炎在后排坐着,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瞒过了最好兄弟,王俊凯挺开心的。


而且他还在想,最近其实都不太会想起之前的不愉快了,至于影子不影子,更是没有在意。


这样很好,这些零零碎碎会搅得他们不开心的东西,和他藏起来的歇斯底里一起藏了起来。


让藏起来的秘密不见光一辈子,这事挺有难度,以前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成功过,但他一向就比较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


王俊凯咬掉了王源刚要塞进嘴里的薯片,还露出一个不知悔改的笑给他看。王源也笑了一下,然后就转回去了。


谁都不会发现。


王俊凯安心极了,躺在座椅里,做了一个昏昏沉沉不太清明的梦。他梦到待会他们落地的城市,沿海,他和王源一直想要看海,然后两个人在沙滩上奔跑着,光着脚,踩着虹光,一切都看起来美好极了。


然后他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锋利的石子,脚崴了一下,王源马上在前方察觉到了,问他:“怎么了?”


而他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将渗出的血迹用沙子埋了,然后又跟上去,轻描淡写又很没所谓地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沿海城市夏月有浪,还有风,风卷着大海的盐味飘到沙滩,已经变得很轻又很淡了。叶武炎几个人花了大价钱,白天开着租来的野车,在一望无际的沿海公路上开到黄昏日落,最后叶武炎再搂着几个刚认识的妞儿一起去夜店甩头。


单身有单身的快活,恋人则有恋人的。


王俊凯和王源彻底脱离了大队伍,穿着人字拖和互相给对方挑的夏威夷风情沙滩裤,白天抱着椰子喝得没完没了,两个人躺在吊网床上,先用一个小时晒背,再用一个小时晒肚子,最后用四五个小时展开谁的腹肌更大谁的力量能强诸如此类的幼稚辩论。


说他是说不过王源的,王俊凯最终总会用沙滩摔跤的方法决出胜负。


输了的人也没什么好输的,大概就是把白天他请自己喝过的椰汁、他不要脸让自己吃到口里的沙子,一并还到他嘴里去罢了。


而到了晚上,他们就会混迹于各个沙滩的篝火派对,和陌生的人坐下来吃喝玩乐手舞足蹈聊梦想。


王俊凯是这样,这没什么意外,他一向如此。而王源那样有距离感的人,居然也可以轻易熟络起来,然后和刚熟悉不过半个小时的人说他以后想做什么,看看火堆看看星星又看看王俊凯,然后笑个不停笑得很甜。


王俊凯想起最开始见到的那个王源。


他站在台阶上,没睡醒的表情,淡淡地说你有病。


王俊凯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他想——他这些改变是不是因为……因为……因为……


那个“我”字,以前及其自信到可以脱口而出的我字,居然无法再说出口了。王俊凯愣了一下。


然后他像被戳中了痛处,立即烫手般甩开了这些不该有的想法。


他站起来。


王源被他冷不丁的举动吓了一跳,仰头看着他,“你去哪儿?”


王俊凯看了看远处,“买点酒。”


篝火旁的酒可以喝到天亮,但他却要去买酒,王源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王俊凯走了以后,旁边的人无论问什么,他都不再说一个字了,吝啬又固执,再也不肯聊未来。


 


沿海城市夜里不会安静,除了晚睡的度假人们,还有从天际吹来的海风。王俊凯坐在礁石旁边,夜里的海变成了黑色,那些黑色的水浪淹没了脚掌,还有随处扔着的啤酒罐。


现在和之前不同了,他的心境。


免不了还是会有刚刚那种时刻,从前很自信地觉得王源是喜欢着自己才有了改变。现在是不敢去想这些。


但他也是有进步的,如果把这种感觉放到了那揪心的半年,那王俊凯绝对会花很多时间去想:“为什么不是我”,“我为什么不敢去想”,“我果真打不过那段过去和过去里的影子”,然后陷入没完没了的自虐怪圈。


而在他说了放弃和认输以后,现在遇到心里的不舒服,遇到那些轱辘朝自己碾压过来,王俊凯不会再去挑衅和冲锋了,可以说选择了爱情中的消极政策——完完全全不抵抗,他躺下来,试图让自己的身心变得平整,和地面一样平整,所以那些可以触怒和伤害到他的轱辘,全都平平稳稳顺顺利利经过了。


等过去了,他又会爬起来。


然后再次说,嗯,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潜意识里知道这是欺瞒,但是感情里有一场对谁都好的骗局,可以骗来未来,这未尝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正发着呆,手机响了起来,王俊凯听到熟悉的铃声,专属的铃声提醒和专属的姓名,不用掏出来看都知道是谁。


“喂?”


王源在那边问,“这边人都散了,你在哪儿呢?”


王俊凯看了看四周,“海边。”


“……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么?”


王俊凯站起来,捡起脚边的易拉罐,“你来找我么?不用了,一起回去吧?”正这样说着,王源却啊了声,“我看到你了。”


“你别动啊,我马上跑过来。”


然后就挂了。


王俊凯拿着手机,茫然地转了一圈,这边是黑色的大海,那边是黑色的沙滩,四周没有灯光,他不知道王源怎么看到的他,也不知道王源要从哪个方向出现。等待的过程也许只有几秒,但他却在一片海浪拍沙的声响感觉到了世纪般的漫长。这对他来说是很少的体验,等在原地,由别人决定出现的时机。


可王俊凯却感受到了非常平静,也非常淡的快乐。


他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想。


这几秒的漫长很快便过去了,和脚边的潮水一起飞速退去,王俊凯的腰忽然被人紧抱住,然后整个人都随着力道冲前几步,王俊凯听到那捣蛋鬼趴在自己背上,声音透着狡黠,“有没有被吓到?”


王俊凯的心中,刚刚那种平静也很清淡的快乐又被冲开了,冲得很乱。就像他一出现,自己的心就会从大彻大悟的状态再次坠入红尘,大海夜景给予他短暂的天真,而王源过来了,靠近了,他的人和声音一同出现的时候,大海也都算不了什么,他可以给他比大海更宽阔的幸福和快乐,那是极致的,谁也给不了。但还有更宽阔的揪心和沉默,那也是极致的,同样也没人能给。这两样宽阔倒在盘子里,在心口你一笔我一划,他可以涂出宽阔的天空也可以涂出阴暗的水草,复杂复杂,无法言说。


到底是心动盖过一切,王俊凯趴下腰哈哈哈笑出声,然后将王源背起来,索性原地兜圈转飞。王俊凯笑着骂他,“还被吓到?你以为你是谁呢?现在你怕不怕?”


王源叫了起来,但听起来好像也没有很怕。


他在王俊凯耳边软绵绵求饶道:“我错啦。”


可能夜风更凉心墙疏疏落落空荡,王俊凯打了个哆嗦,他将王源放到地上,坐下来时脸是笑着,心里却想了一句,其实他什么都知道,知道我吃软不吃硬,他知道该说什么话,所以把我吃的死死。


王源看着面前的海,还有那几个易拉罐。


“你就在这儿待了一晚上啊。”


“你来的时候我都要回去了,”王俊凯看他拿起来啤酒,摇了两下,“都空了,你喝么,喝了我去买。”


“不了。”王源摇了摇头。


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在这种安静出现的第一秒,王俊凯就有了一丝预料。然后果真如他所想,王源长长地嗯了一声,最终还是下决心转过头来,对他说道:“我想和你说说之前的那件事。”


果然。


王俊凯淡淡道:“什么事?”


“我小时候的事。”王源说:“这个要说清楚——”我们才能往下走,心平气和,光明正大。


后半句没说出来,王俊凯打断了他,第一次,“不需要说了。”


王源看着他。


王俊凯耸肩,轻松道:“不用说了,这些那些,我都不在乎了,不在意就没必要说。”


王源只是看着他,王俊凯被他这种眼神看久了,好像自己像个喊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可怜虫似的。他语速飞快,尽力按他所想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大可不必在意,我们可以继续在一起,然后你来我的大学,我们大学里还可以一起租房子……我们。”慢慢地,他说不下去了。


问题是,我要放轻我自己,抹去我的感受,让我不再纠结歇斯底里苦苦挣扎,让我变得安静,又透明。


这样才能有希望,才能有我们。


王源轻声说:“可我不想你不开心。”


他看出来了。


这微小的局势逆转,他看在眼中,他也不觉得回归以前是件好事,不觉得王俊凯是真的在笑,在开心。


他不希望他放轻自己,为难自己。所以才提了出来。


但看破不说破,他此时的拆穿无疑是泼了王俊凯一盆冷水,他苦心营救两个人的关系,两个人的感情,他觉得这样下去才能有未来,可是王源却非要和他对着干,这是怎么了,这是为什么?


“我明白了。”


王俊凯看着海面,语气毫无波澜,“我要未来,你不要,我爱你比你爱我多得多的多。”


“这是两码事!”王源气道。


“不存在两码事!”王俊凯猛地转头,也跟着吼了出来,“我说了!我不在意!一点也不在意!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行不行!我已经足够努力了!你为什么不能配合我!为什么不能?!”


“你一定要揭穿!一定要说破!”王俊凯声嘶力竭,上半身僵直到无法动弹,他要用力咽下一口气,才能再次吼出声:“你,一定要和我分开吗?!”


他脑子一片嗡鸣,等回过神才发现他咬住了王源的手腕,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印,那肯定痛坏了,可是王源什么都没喊,他甚至忍着都没叫。王俊凯愣愣地看着那个牙印,他忽然痛苦极了,他低声痛道:“你一定要和我分开吗……”


然后他非常迅速地站起来,迅速转身,迅速离开。


他可以听到王源的脚步声,在后面杂乱地追了上来。


“怎么会是分开?”


“我只是想解决一下问题好吗?”


“藏起来就没事了吗?”


“憋着就不难受?”


“你让我怎么能不在意你?”


“怎么能不在意你!”


拐过一个没人的沙丘,王俊凯凌乱的余光看到了身后,浅一脚深一脚,一边追一边骂他的王源。然后他忽然想了起来,很久以前的河堤路,他是这样追着王源的。


他是跑的飞快的雨,王源走的很慢。


如果他追王源,那以他的速度轻而易举,可是王源的话,王源的话……他走的太快了,王源就很难追上来了。他是很慢的那滴。


而他答应过他,哪怕慢一点,也没关系,他会陪着他,就像玻璃窗那滴雨水,曲曲折折地停留在原地,等一会,然后始于殊途,去向同路。


他答应过的,而他因为生气,因为痛苦,因为恐惧,全忘了。


忘记了这段感情的初衷是什么。


是带着他一往无前,带着他一起。


王俊凯停在原地。


他停下了。


 


王源不知道他的心理变化,他骂骂咧咧,喋喋不休,对方还是拔腿就走,走的飞快,他胸口的委屈和郁结也要随着每一次拔高的声音一起爆破了。


背影背影背影。


这半年多以来,王俊凯给他只留下背影。


无力极了,伤心极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更可怕的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


怎么做才能避免红线在他手缝里慢慢滑走,怎么做。


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理由,辗转反侧唯一记挂只有如何能把他留下,怎么办,到底能怎么办呢?


不做点什么,那个背影,真的会消失——


 


“王俊凯!!!”


王源捏住拳头,肩膀因为气愤因为委屈因为要鼓足此生从未有过的勇气而微震。


他拿红眼睛盯着他。


 


“从小……从小我就是一个很胆小的人!”


“幼儿园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很不喜欢和人分享我的玩具,老师说我一个小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自私……”王源说:“后来我长大了,虽然还是不愿意,但已经可以和人心平气和地分享我的玩具了。”


“你不要以为我变乖了!”王源朝着他吼:“也不要以为我很大公无私!”


“其实我非常非常非常的小气!!!”


“如果你和人说超过三句话,如果有女生帮你带帽子,我就非常生气,我可以气到吃不下饭!!!”


怎么可以感觉不到他的愤怒,伤心,还有非常深非常深的恐惧。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敢于靠近敢于喜欢的人啊。


王俊凯在恐惧他在这段感情中的身份、位置还有角色,恐惧王源摧毁了他有生以来建立的所有自信心,还恐惧着恐惧本身。他在害怕,在恐慌,王源全都感受得到。


王源在上,王俊凯在下,海风吹得开绵软的沙子,可是吹不开王源自剖内心的坚定。


“我还有好多好多的缺点!”


“会对很亲近的人发脾气,会不受控制地想东想西,兴趣太多了,反而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


“赚钱的时候像个不要命的疯子!”


“很怕孤独,很怕很怕很怕!”


“没有安全感!一点也没有!”


“可以说!我在之前的十七年!”王源红着眼睛,喊道:“除了照顾好叶影,一事无成!”


“你说的很对!”


“我太怯弱了!不肯朝前走一步!去和人做朋友!”王源声嘶力竭地吼:“想到别人会离开我,就先一步扼杀掉所有心痛的可能!”


“你看到了吗?”


声音都要喊破了。


“我!就是这么自卑易怒多疑的人——”


握紧的拳头兀自震个不停。


“我一点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特别不值得付出心力去喜欢。


王源重复了一遍,“真的,一点都没有!”


我在你眼里有多发光,你就在我眼里多光耀。


王源眼睛越发红了,他的声音忽然结结巴巴,也许是哽咽,也许是情绪激动,也许是别的无法说明的原因,也许是他忽然解开了那些伪装那些心防他完全白纸一张轻飘飘做好了降落的准备。


“你不要我以后,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王源拼命咬住颤个不停的牙齿,他模糊了视线,却还是坚持说下去,坚持爱了,就一定要爱到底,时间会证明他不是妄自菲薄,不是自不量力。


“所——以——”


海风呼啸而过。


“你,要,放,弃,吗?”


 


海永无尽头,天空一望无际,日落日出生生不息,而他正和海,和山,和天空和即将而来的日出站在一起。


也和王源站在一起。


和所有没有尽头、没有终点的永恒站在一起。


是了。


有无法挽回的过去,有经过就无法重来的时间。所以,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你,一定是真实的。


你一定跨越了那些无法挽回、无法重来、无法形容,来到我面前。


等着我答应你一句。


 


“我不要放弃。”王俊凯说。


 


tbc


是可以一往无前的安心感

评论
热度(240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