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9

MoeAm:

ktv伪撕逼大戏——震惊!xx和xxx在老家ktv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对了大家可以戳我首页来看 九月过来就被限流了




19.


 


王俊凯八岁的时候,被奶奶带去了月山老家。月山那时并不叫偃月山,也没有漫山遍野种满茶,他在月山待的时间很短,比起他后来过的十年,和之前过的八年要短多了。一个月不到王俊凯就离开了月山,并在之后的数年间都没有再回来,在这数年间,他也没有想起过这个地方。


可是,他站在窗外,难以置信地看着窗内的王源举着那一行字——希望你未来成为一往无前的人。


多年来,不是他忘记了这个地方,这扇窗,这个人。


而是他们变成了比感觉还要深刻,还要牢固的东西,深深刻在了他的行为、意识和种种习惯中。当初车开走时,他回过头望着月山,八岁的心肺涌动着的茫然和不舍都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消散了。那行字也在他脑海中烟消云散,可是多令人惊讶,他还是长成了这样一往无前的人。


王源放下了画板,他很轻松地就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窗户。那张脸出现在王俊凯面前。


谁也不知道第一句话要说什么。


好久之后,王俊凯开口,“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我。”


闻言,王源笑了。


你知道什么啊。


可是他却说,“嗯,你最厉害了。”


王俊凯念旧地用目光摸索,视线从窗台周围慢慢掠去。他说:“你当初总爱喊我哥哥……有一次硬要爬窗台,踩着凳子上去,结果还摔破了脑袋。”他很怅然,“从那以后你妈妈管你就更严了。”


王源点了点头,也慢悠悠说道:“你教我睡在箱子里,箱子藏在柜子里,还跟我说这就叫双重保护。”


“我还想等我们出来以后,要去山底下的操场打败那些小萝卜头,”王俊凯说:“一起去上小学,去打球,如果别人惹哭你,那就由我来揍。我还给你讲我家在哪儿,虽然我也很小,地方在哪都说不出,但还是跟你说那儿的学校有很大片的合欢树,夏季开了花就是粉色的雾……不过后来我就走了。”


王俊凯将视线收了回来,短暂的愣神以后,又看向了王源,他笑着说:“没关系,你又被我找到了。”


王源看了他好久,忽然喊了声哥。


王俊凯哎了声。


王源:“我要跳出来了,你接着我。”


说完他就踩上了窗台,幼年时怎么没发现它其实很矮,绝非他想象如同天险无法逾越。王源就像小时候每个藏身在柜子里做的梦一样,踩着窗跳了下去,然后稳稳地被窗外的人接住了。


他的怀抱中有新鲜的阳光味,这和他想象的一样。


几乎是瞬间,就将屋子里的阴暗和潮湿全晒干了。


王俊凯抱着他,低头在他的脖颈深深嗅一口,然后放下了王源,转身拉着他狂奔下山,就像他八岁时狂奔下山一样,只不过那时他手中握着风筝,现在手中却牵着王源。


王源:“去哪儿啊?”


王俊凯:“带你玩啊!”


 


常远在KTV撕心裂肺唱着苦情歌,陆少安在一旁给他妹妹低声下气求着饶,偶尔求救似的瞥一眼叶武炎,哪知道后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眼皮都不带掀的,只得恨恨作罢。


一曲唱罢,常远心情好了些许,看看四周还是刚开始那些人,问道:“我小王哥呢?跟王源私密约会去了?”


常娇:“拉倒吧,他们前天还在沙滩上吵架了。”


常远疑惑:“又吵了?不是来度假前都和好了?”


陆少安:“谁知道呢,吵的挺厉害,我们隔着海滩都听到了,王俊凯那凶的,把王源这次都逼急了,好像站在沙丘上吼着骂人呢。”


 


叶武炎心中呵呵了两声,这些呆逼,人家早和好了都不知道。


他刚打算说两句,王俊凯的电话打进来了,问他们在哪个包厢。叶武炎听常远接了,还安慰他小王哥,“没事儿哥,这儿歌虽然不全,但咱们唱唱苦情歌还是没问题的,我刚表演完了,这就等你了。”


叶武炎又翻了一个白眼。


常娇:“到啦?他一个人?”


常远点了点头,又骂他妹没礼貌,“你给我放尊重点,说话前面加个哥。”陆少安问他,“听声音咋样,需不需要叫酒,一醉方休。”


常远却有点犹疑,“……怎么说,我怎么感觉他挺高兴的……”


叶武炎站起来叫服务,“要酒要酒!别说你小王哥是不是伤心疯魔了,那高兴了也好呗,高兴了更要喝酒!”他一想起昨天在海边,那两个人背着自己跑了而他跟个二傻子似的,他心里就煎熟了一锅油,心里噼里啪啦蹦得可厉害呢!


 


前脚服务生送进来一箱酒,王俊凯后脚就跟了进来。常远伸长脖子都没看见王源,立马唉声叹气地搭上了王俊凯的肩,准备一起唠唠感情各有伤心处。王俊凯磕着瓜子随便听着,见叶武炎给他使了个眼神。


叶武炎悄声做口型:他们以为你们没——和——好——


噢。


王俊凯不磕了,双手大咧咧搭着沙发沿,翘起了二郎腿,指挥常远去给他点首歌。


常远:“点什么啊哥?你想唱什么?”


王俊凯:“苦情歌,给我点两首。”然后又补充道:“越苦的越好。”


常远心里流了一滴眼泪,我的天,我凯哥都伤心到这个份上了。也没管叶武炎眼神的异样注视,颠颠跑去给点了几首歌,譬如浪费、单恋曲、洋葱、安静等等唱了便撕心裂肺的歌曲。


叶武炎给王俊凯拿了一杯酒,皮笑肉不笑挤出一句,“哥,演的很是开心啊。”


王俊凯笑着一饮而尽,还拍了拍他的肩。


刚拿起话筒,门一开,王源来了。在场诸位在浪费的前奏里将王源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只觉得他脸色平常,只有耳朵有些红,其余再瞧不出来。只有叶武炎看见他锁骨那儿有个极为可疑的红痕,想来细思极恐。


陆少安等人看着王源径直绕过桌子,坐到了王俊凯身边,而不是远远坐在一边,心里也没多想。因为从去年王俊凯洁癖发作开始,他们俩关系就颠了个儿,以前是王俊凯追着王源跑,现在却变成王源主动一点。


可惜让王俊凯伤心开心都如此轻易的这个人,却在这段时间一直被隔绝在看不见的厚重墙壁之外。


常娇和男友咬耳朵,哎……我王俊凯哥哥真是有够心硬的。


果不其然,刚坐下,王源就凑到王俊凯耳边说了句什么,但想必得到了什么不如意的回答,王源红着脸冲他比了个中指,然后就闷气坐在一边了。而王俊凯伸手去拉他衣服领子,也被王源打到了一边。


完全是……水火不相容啊。常娇连连摇头。


 


说了半天,王源还是无法和王俊凯达成协议——不许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在他身上嗦来嗦去。王源的意思是,你亲不要紧,但你要是嗦出吻痕了,那叫我怎么办。而王俊凯就更简单,热恋期,男朋友,凭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亲?


没话说了。


王源靠到沙发背,不打算跟他再说话,再一听唱的歌,更是眉毛挑起,这是干嘛啊,怎么又开始唱浪费。


但是瞟过去,这人每一句音调都没踩中苦情的拍子,反而眼角隐隐带着笑意,哪里有当初撕心裂肺的样子?


常远悄无声息坐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吓了王源一跳。


一回头,常远用很体己的语气安慰他,“别生气了,你就算一直瞪着他,事情也得不到解决对不对?”


王源:“……”


他莫名其妙。


王源再看看叶武炎,那家伙鼻孔出气,脸完全扭到了一边。


他总算知道王俊凯为什么想玩他们了,小分队这几个人吃准他们还冷战生气,一切矛盾仍未得到解决。也不问现在怎么回事,就瞎猜,瞎猜完了就老气横秋开始拉心,就这样的,谁不想玩啊……


叶武炎看着这两个人互相唱着歌词惨到死的苦情歌,其中一个脖子上还带着一个亲出来的吻痕,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了,叶武炎表示,你们开心就好。而他能做的,就是卯足劲给王俊凯狠狠地灌酒。


老实说,他都没见过王俊凯喝醉过。


叶武炎倒了满满一玻璃杯,眼睛喷火:你不是开心吗!那我让你一醉方休好不好啊!


 


王俊凯不知道这是喝的第几瓶酒,但是他拿话筒站起来的时候腿有点不太稳,他尽量没那么大舌头,看清屏幕后,转身啪一下指准了王源,“你给我,听好了啊,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常远有点怕,“完蛋我哥要公开撕了。”


红字走出歌名:吻得太逼真。


王俊凯的手依旧没放下来,他就那么站着,指着坐着不动的王源,也没看屏幕,嘴里的歌词倒是很顺地唱了出来,可见对这首歌唱的有多熟练,“无论怎么讲,我都觉得虚伪,陪伴你那么久,你说是受罪。”


他的手慢慢靠近了王源的脸,“从前到现在,当我是谁,”他捏住了王源的下巴,表情有点气愤有点别扭,控诉道:“你这花心蝴蝶——”


常娇:是说那个影子?


陆少安:抹不去的影子?


叶武炎:影子???


王源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他专注地沉浸其中,因为他很少看见这样的王俊凯。


从刚刚认识王俊凯的那天起,王源好像一直看见的都是他的认真,还有为他的小心。如果说有霸道,那也是极少,好像知道太过莽撞就会将王源撞出生活再也见不到,王俊凯几乎是埋掉了他性格中最戾气十足的部分——但是他这样拼命一往无前的人,人生像弯成极致的弓,他很锋利,也很骄傲,但他很少露出这些本性。


“夜夜陪你醉,伤到我心碎,你竟说我,和你不配。”王俊凯的手隔着衣料,在他亲出来的吻痕上画了个圈圈,有点得意地瞟王源,“完全忘记,昨日为何,能与我彻底缠绵。”


大约是喝醉了,他的坏被暴露得一干二净。


满目霓虹艳酒俗气,他就像最干净那缕青烟,抓不住,带不走,让他在遇到以后倍受折磨,可哪有什么用。王俊凯看着那双唇,自然知道是什么滋味,里里外外,尝过一回,便再也离不开了。他捏着王源的下巴,轻轻地,想捏出一个千里万里的形状,心怀痴恋便满盘皆输,他唱道:“我想,问问问问,问我该怎么脱身,你却说花花世界,不必当真。”


“多么伤人——”


他附身,蜻蜓点水一吻。


“让我爱上,薄情的红唇。”


旁人看的喉咙干燥,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常远喃喃,“这不是撕逼,这是公开调情吧……”


“拿什么心肠,面对我的善良,能不能想一想,你让我多伤。”王俊凯用干燥指腹摩挲着恋人的耳廓,喝醉了以后,记得最清楚的除了最近的记忆,却是遥远之前他为了王源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那时候的心碎,王源其实听不到,就像有场雪落下,盖住了玻璃慢慢粉碎的声音。所以他其实也有怨恨的吧,王俊凯心想,真奇怪,我这么开心,可我却是有怨恨的,“你的爱就像完美毒药,对手断肠,”他摸着王源的眼睑,他的眉毛,他的鼻尖,“你依然漂亮。”


怨恨是源自于当时苦熬的不得,不安感哪怕在一起以后也强烈地伴随着他,而在怀疑之后又更地动山摇。其实就是恐惧,对不对。王俊凯忽然读懂了他的内心。王源喝醉以后,是恐惧他的心动,而他喝醉以后,是恐惧这段关系如此不稳定。他还没能磨平它,驯服它,彼此的喜欢依然是园子里最漂亮的那朵玫瑰花。王源啊王源儿,王源啊王源儿,王俊凯看着他仿若沉溺。


“你犯的罪状,没人知道,用什么证明,你的亲吻,真的——”他没机会唱出来下半句,因为王源可能听到受不了了,一把夺了他的话筒,周围一片吸气声,生怕他们一言不合开打起来,谁知道王源只是接着歌词唱了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对我毫无感觉。”


他有点埋怨地盯着王俊凯。


王俊凯心想,他怨我什么哪。


“以前种种快乐,就好像成为一种罪恶,我的心情,你不闻不问。”


王俊凯想起来了,噢,是说他让他看着背影奋力追赶的那时候。他虽然没有不理王源,但他也真的前后判若两人,拉扯了半年,想必王源也很难受吧。他忽然有点心疼了,拿开了王源手里的话筒,他在惊讶,因为还未唱完,可是王俊凯不管这些,最后一句歌词没人唱了,只剩伴奏传来。可是王俊凯怎么会不记得那句歌词呢——把薄情的红唇亲吻。


就把眼前的红唇亲吻。


酒水在胸前洇湿痕迹,唇齿交缠的声音在歌曲结束后变得更响。


身后的屏幕跳出来打分——恭喜您打败了全国97%的人!


王源含糊问他,“薄情的红唇?嗯……薄情?”


“没有。”王俊凯亲完以后笑得很厉害,“很薄很深情。”


 


然后,KTV里就没人愿意和他们说话了。王源起初还有点尴尬,因为他和他们也不太熟,但是被这群臊红了眼的家伙灌了几次酒以后,他的羞涩也乘着酒全飞了。


如果说对他这个编外人员还有所收敛,那对于小分队领队王俊凯,这帮人的灌酒程度简直说是令人发指的残忍。


常远得不到王源的妹妹,又失去了自己的哥哥,心中恨得要死,狠命灌他王哥。


而且大家都没见过王俊凯喝醉是什么样。


别说大家好奇,王源也有点想看,他眯着眼,抗住头顶袭来的一波一波晕眩。听着叶武炎说,你喝醉了会藏柜子里贴创可贴,王俊凯会不会往自己头上砸点滴瓶啊我靠。


说了一半,叶武炎却小心地看了自己一眼,发现他并未生气。


王源茫然,生气,我该生气吗。


然后又想起之前质问王俊凯为什么把他喝醉的德行拿着到处跟人说,他是……真的生气过。


但是很奇怪,现在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听到那句话,好像就跟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一样。


不再像是自己的遮羞布,藏匿心中不为人知,喜欢他,好像变成了如此坦然的事。


喜欢他真好啊,王源幸福得头顶冒泡泡。


常远戳了一下王俊凯,“我靠,我哥不动了。”


怕他醒来揍人,大家换着戳了几下,王俊凯都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常远有点失望,“就这样啊。”


然后转过身拉王源来看,转头一看,这人也神志不清地傻笑着。


叶武炎嫌弃道:“放一块得了。怎么看怎么配。”


说着人都走了,反正月山地方小,出不了什么事。


门一关,诺大的包厢就剩两个人,都跟喝趴了似的躺在一块。头顶的光旋转着,王俊凯的头发一会蓝,一会绿,只有耳根一直红着。


王源喝的没有他多,偏着头,一直静静地看他。看他好看的下巴,好看的鼻子,好看的眼睫毛,好看的额头。


真奇怪啊。王俊凯怎么会没有自信,他明明这么好看。


而且为什么要喊我小漂亮,他才是小漂亮。啊,他比我高,那他就是大漂亮,大————漂亮。


王源靠近一点,眼睛笑得闪闪亮亮,他轻声道:“我喜欢你。”


王俊凯一动没动。


“我好喜欢你。”


“特别喜欢你。”


“你太好了,我喜欢你。”


“你也太不好了,但我还是喜欢你。”


……


“我喜欢——”


王俊凯伸手捂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他不自在地朝王源看不见的地方偏了下头。不光是脑袋天旋地转,心脏好像接二连三炸开烟花,已经快要受不了了。他只能捂住他的嘴,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但是很快,那只手又缓缓放开了。


“再说一遍。”王俊凯说。




tbc

评论
热度(255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