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20

MoeAm:

恶俗的女装大佬梗 慎入


下次更到完结




20.


 


咕嘟咕嘟不停说着喜欢的王源就被王俊凯逮了一个正着,他的嘴巴被捂着,巴掌脸就只剩下一双水葡萄眼睛,此刻那眼睛因为着了三分酒气,异常缓慢地转着。


等王俊凯窝进沙发缝缓好了点心跳,转过来再一看这双眼睛,又马上心爆炸了。


王俊凯简直要哭了。


天啊,他好可爱啊。


王源还在坚持不懈地说着些什么,但是全都吞没在他霸道的手掌里了,王俊凯看着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关注那些声声念念的喜欢了。KTV好像没有那么大,世界也是,可能就只有这一小块躺着他和他的沙发吧。


要不然我怎么眼里只能看见这个人呢?王俊凯松开了手,一手轻轻按住王源的后腰,把他慢慢搂到怀里。沙发不断被挤出难耐声响,王俊凯就像没听到似的,他明明是把王源搂紧了,可是他却把头紧紧靠在了王源的肩窝里,然后就像用502强力胶黏合起来,这一低头,再也抬不上去。


王俊凯抱着他,声音很闷,“源源。”


要命,好像更喜欢他了。


王源从后面嗯了一声,那个尾音儿带着点甜,泛着点鼻音,就跟小孩子似的。王俊凯一下就从纷乱记忆中找到了当初他躺在箱子里,被他发现的那一幕,王源很多变,有罚站也无所谓的时候,有抱着妹妹很坚定的时候,还有狠狠踢ATM的时候,但是很奇怪,这些都像飘飘忽忽的影子,最终在他心中牢牢搁浅的,就是他的乖巧,他的耐心,他的可爱。是这些他没有,而且他也没有从其他男的女的身上见过的特质。


“你太瘦了,抱起来都没有肉。”王俊凯头搁在他肩上嘟嚷,“骨架怎么能这么小啊,你到底是不是男生。”说着还拉开衣服下摆,伸进去单纯地摸了两把,王源被摸出火来,用劲拍了他后脑勺一下。


“嫌我太瘦,那你去抱别人好了。”


说着就要撤,被王俊凯不管不顾地按住了,“走什么!不许走!怎么又要走了!”


说着怕王源走了,王俊凯索性双手双脚全绑在了王源身上,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吸附着他不放。


王俊凯咬牙切齿了一会。但怀里的人一直很乖,就被他抱着,所以又高兴了,还哼哼唧唧逞威风,“我跟你说,王源儿,能拍我后脑勺一下还不死的,也就只有你了。”


“你看我多疼你。”王俊凯说。


王源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可两人挨得这么紧,王俊凯又一直在他脖子里吹气说话,他就不免会有些反应,刚刚王俊凯冷不丁就伸到他上衣下,几乎摸出他的火来……


虽然他意识很清晰,也足够理智不会做到最终那一步,但是喝醉了的男朋友摸他居然不是心猿意马,而是为了证明他皮肤真的很滑很细,有没有搞错???


“我小时候也跟长安他们一块洗澡,”王俊凯还在研究,“可我记得他们皮肤也没这么细啊……叶武炎是挺白的,但你看他那手,跟弹了十年棉花似的……”说着说着又伸进去摸了一下。


那只手滑过了他的腰窝,王源后颈椎一哆嗦,忍不住啊了一小声。


他立马捂住他的嘴,恨不得在包厢蒸发消失。


王俊凯的意识还在酒海里飘着,眼前都是玩伴们的皮肤,他一块一块拉近了仔细辨别,最后和王源的放在一起,简直可以拼一个大地色眼影盘。他模糊中听到这声小小的、情难自已的啊,下意识问道:“什么声?”


王源耳根通红,又不能多说,恼火夹杂别的火气,一下就把王俊凯推远了。他刚翻身起来,正要去点点歌,又被一股蛮不讲理的力气拉了回去。一阵天旋地转后,王源在下,又对上了那双眼睛。


也不知道他醒着,还是没醒。


王源一直想知道王俊凯真的喝醉了是什么样,今天他可以如愿以偿了。他喝醉以后,那些小心翼翼和百依百顺完全不见,骨子里的坏叫嚣着全跑出来。


他就这样微眯着眼,盯着自己。


然后咧开了嘴,一个微妙的弧度,像诡计得逞。


后来王源才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不像微笑的弧度,是因为他在拿舌尖舔一边的虎牙。


比较长的刘海垂下来,他头发不做造型就很顺,但是表情却是那样坏,那样凶。


“王源儿,”王俊凯用气声说话,“不要生气了。”


他露出一个窃贼盗宝成功的笑容。


 


“你想舔舔我的虎牙嘛?”


 


大约是得了叶武炎的嘱咐,所以这个包厢一直到早上也没人过来问问。外面人来人往,里面灯暗着,就算有人在窗户里瞧,也看不到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那天早晨,叶武炎在王家老宅难得早起,刚睡意朦胧地打了个哈欠,就看到大门口进来两个人。


当然是一宿未归的某两位。


叶武炎:“早啊,回来了?”他其实想说,舍得回来了?但他没说出口,单身狗也是要脸的。


王源走在前面,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


叶武炎看着他的背影,也没发现他走路有任何问题,再转回头,王俊凯撑着宿醉难醒的头,指着他,“去去去,给我倒杯热水,妈的,头疼死了。”


叶武炎飞速去倒水。


端给王俊凯喝的时候,还在边上看着,犹疑问出口:“就头疼吗?”别的地方不疼吗?


叶武炎还是没搞明白他们是怎么回事,王俊凯喝完才反应过来他刚刚想问什么,忍不住就踢了他三脚,直接踢得叶武炎哈欠都没了。


王俊凯边踢边骂,“你看谁像是下面的?”


叶武炎哭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等踢完也哭完了,叶武炎擦了擦眼泪,又嘴贱地八卦起来,“哥啊,哥啊,你们昨晚没打全垒吗?”


说实话,王俊凯不记得了。


他后来有点断片。


王俊凯:“我不太记得了。”


叶武炎没话说了,怎么回事,你们做没做心里难道就没点b数吗?


“那王源怎么说呢?”叶武炎问。


“他?不知道,”王俊凯不自在道:“我总不能问他吧。”


但是醒来时王源确实是在穿裤子,还给他丢了一条裤子,仿佛气性难平,直接给他丢头顶上了,然后也不管他穿没穿好就开了门。


他一路上也比较担心昨晚上黑灯瞎火,真的对未成年小朋友干了些不该干的事,所以走在后面观察着。不过王源步伐稳定,气息不乱,他过去问上山累不累啊源源要不我背你吧,还被来了一脚回旋踢,差点把他从山上薅下去。


反正就是能跳也能蹦的。


 


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叶武炎在饭桌上和王源挨着坐,忍不住和他咬耳朵,问起这个事,王源只是冷哼了一声。


叶武炎在群里嗷嗷大哭,一抬手又把群名改了:我们仍未知道KTV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挨着他坐着的王罗罗——王俊凯老家十五岁的妹妹,还以为他是饿哭了,给他盛了满满一碗白饭。叶武炎哭笑不得道谢:“谢谢罗罗。”


小妹妹虽然个头高,还理着个利落短发,但平时性格绵极了,被叶武炎一夸还有点害羞,用手势比了个谢谢。


常娇看到了,问道:“都过了这么久了,罗罗还是不会说话啊。”


王源看到了,问王俊凯是怎么回事。


王俊凯:“病根了,还在治。”


他抬手叫罗罗过来,“你怎么把头发给剪了?”他转头问他奶奶,“罗罗不是每年都要去茶神节扮小新娘吗?没头发可以?”


他奶奶的病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眼下正好清醒着,看见罗罗的头发忽然吃了一惊,“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王俊凯无奈了,“原来你没看见啊……”


他转头,对着王源耸耸肩,“王罗罗要被揍了。”


不知为什么,看见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王源忽然就很开心。


 


茶神节要来了。


常远选在这个时候来月山,也比较有先见之明。月山八月份时期几乎整月都有节日和祭典,祭山和声势浩大的茶神节放在了一块,王俊凯和王源就刚好赶上了这波节日。


王家向来都是大户,平时王奶奶不在的时候,也会让留在这儿看守祖宅的母女主持节日的重要环节。今年王奶奶在,王俊凯这个王家的独苗也在,少不得就被邀请去参加很多活动。


王源偶尔也会跟着去看一看。


那天他们刚回来,就听到王罗罗妈在教训女儿,“都说不让你剪头发了!好不容易才给你找了顶合适的假发,你又搞丢!你到底是有多不愿意做这个新娘子?”


王源疑惑道:“这个新娘子只能你们王家的人来扮吗?”


王俊凯见他很感兴趣,就拉他进去看,边说边和他讲:“你小时候都呆在家里,自然不知道了……”


王源听着听着就明白了。


祭山之所以会有这出,是源自一个山神抢新娘的民间传说。很早很早的时候,这儿还是蛮荒之地,连年大旱,占了月山的是一只成了精的旱魃,也是他放出风声,说每年让村里的人进贡来一个美人,他就会减缓旱期。


虽然知道这些美人最后都被那可恶旱魃吃到了肚里,但村民别无他法,只能每年抽出人来,坐着红轿子被送上山。每次选出来的姑娘都是哭哭啼啼的,可到了某一年,有一位叫月的姑娘,自告奋勇说她要去。


月说她父母双亡,也没必要其他轿夫陪她送死,还不如她去试试,看能不能杀了那只旱魃,永绝后患。所以她也没有坐轿子,而是骑着她从小到大就陪着她的黑马,一个人单枪匹马就上了山。


王源:“我猜她最后肯定成功了。”


王俊凯嗯了声,“确实是这样,但不是她杀的旱魃。”


王源疑惑:“那是谁?”


他脑洞大开:“难道是那只黑马?他是白龙马的弟弟,所以在危急关头出来一手杀了旱魃,一手捞起了新娘子——”


王俊凯快被他笑死,“那是这样。”


王罗罗拉了拉王源的衣袖,指着挂着的一副画像,又指了指新娘子穿的大红喜服。


王俊凯:“她给你解释呢,奇怪了,罗罗好像挺喜欢你的。”


但是王罗罗的意思是什么王源也听不懂,所以还是要王俊凯来解释,“她和旱魃在大战的危急关头,山神忽然就来抢亲了。”


只为抢亲,抢了人就走,顺手,灭了旱魃。


王源:……


“不对啊,”王源不解,“那他既然这么厉害,又有这么个癖好,平时怎么不出来?”


王俊凯噢了声。


“很简单,”他上前一步,隔绝了妹妹王罗罗的视线,低声说:“因为月和你一样好看。”


王源的脸蹭一下就红了。


他有点结巴,“不,不要把我比成女孩子。”


“好。”王俊凯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鼻尖。


两人要走出去时,王源问王罗罗,“罗罗,你为什么不想当新娘子?”


王罗罗叽里呱啦无声说这些什么,越说越气愤,还跺了两下脚,奈何王源一句都听不懂,还要王俊凯来翻译,“她说……新娘子的衣服是要给心上人看的,不是王书记。”


王源失笑:“每年都是王书记来扮山神抢亲吗?”


他瞬间就能理解王罗罗了,拍了下短发女生的肩,“说得对,我也觉得应该穿给心上人来看。”他眼睛一转,跟她开玩笑道:“那如果是叶武炎呢?你愿不愿意?”


王罗罗脸一下烧红了,火速窜了出去。


王源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却发现王俊凯一直没声,转头一看,那家伙正瞅着那身红艳艳的喜服发呆。


“你看什么,走啊。”


王俊凯回神,再回过头看了看王源,欲言又止。


好几次后,他彻底丢掉了心底那个蠢蠢欲动的念头,算了,说出来肯定会被打,王俊凯叹了口气,就成为个遗憾吧。


 


眼看着祭山节日就到了,月山沉浸在欢度的气氛当中。期间王罗罗勉强同意了做最后一次新娘子,这还是多亏今年王俊凯来了,王书记听说了他的身份,又听说他今年刚高考完,分数很不错,拿出去宣传也有料可写,于是就让出了霸占四年之久的山神位子。


但就算这样,王罗罗还是不情不愿的,看着自己哥哥穿了山神那套衣服,也没有觉得有多英俊不凡,再一看旁边什么都不知道的叶武炎,更是泪眼汪汪,王源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


大家都以为王罗罗睡醒一觉就可以接受了,但大家都低估了少女的叛逆期。


大概是觉得山神身份可以改,那自己的新娘身份也可以改。王罗罗直接跑了,藏到哪儿了也不知道,没人比她更对月山熟悉。


看着众人要急出火来,叶武炎懊恼道:“早知道我就不说了。”


常远:“你说什么了?”


叶武炎:“我就随口说了一句,罗罗,新鲜吧,和书记结完婚又和你哥。”说完,陆少安就捂住了他的嘴,“艳艳,你还是闭嘴吧。”


再懊悔也没用,大家站了一圈,王罗罗妈去找人了,王俊凯一早也出去了,现在就剩他们围着一个老奶奶。而且老奶奶还会随时发糊涂。


说犯就犯,王奶奶拿着沉甸甸的喜服,转过头张望了半天,老眼从常远、陆少安、叶武炎身上一一扫过。


不是,这些都不是她孙女。


在常娇身上一停。


这个长头发呢,也不是。


最后在王源身上停了下来。


很白,脸很小,短短的头发……


身边一阵混乱,王源正努力想王罗罗去哪儿了,哪知道忽然听到一个颤巍巍的声音,抬眼一看,奶奶颤巍巍的手正指着自己,“罗罗,快过来,今年要去当新娘子呢。”


王源整个人都呆了。


他还在石化,王奶奶看着他不动,也挺奇怪的,问那几个旁边的人,“这不是罗罗吗?”


叶武炎几个赶紧高声连连,“是是是,就是罗罗就是罗罗!”说着就把王源推出去了。


王源僵硬极了,他瞅了瞅那沉甸甸极为考究的喜服,转头,“我,穿?”


叶武炎一把又把他推出去,“罗罗你怎么这样呢!快穿啊!”


王源:我不穿!


一转头,手已经被老人家抓过去了,“罗罗长大喽……看起来明年要做一身新衣服了……”


 


一小时后。


王罗罗妈走进来,外面轿子也停好了,她四处都找不到王罗罗,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哪知道进门就看见一个乖巧的穿戴整齐的新娘子,披着盖头站在院子里。


她惊喜道:“罗罗回来了!”


四周站的常远等人望天,“是是,罗罗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赶紧扑过去,上上下下看了眼,没什么问题了赶紧拉着人出去了。


叶武炎都惊呆了,“不会吧,当妈的都看不出?”


“阿姨那是急了,再加上,”常娇想了想,“衣服那么繁琐,穿起来根本都看不出是谁了吧?”


常远简直要尖叫:“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我哥的表情了!!!”


 


一番折腾,王源终于坐上了轿子,接着就晃晃悠悠行在路上,他起初把盖头给掀了,但是今天风很大,两边的帘子时不时就会被吹起来,他又不想被别人看见穿着这样的衣服坐在轿子里,于是最终还是盖上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轿子终于停了下来。


外面的轿夫还在聊天,“今年的罗罗长胖了吧,好像有点重。”


“我可没觉得,是不是你体力不行了。”


“人什么时候来呢,听说今年不是王书记了。”


“我可盼着换人呢,王书记每次拿着剑都瞎戳,我每次心脏脾肺都差点被戳出去。”


“那待会还是原来的戏码么?抱头鼠窜,喊完逃命逃命就跑?”


“我们加点戏可以吧,死的时候多点过程……”


正说着,外面的声音忽然停了。


然后响起了王俊凯的声音,“就这儿吧,找了一下午了。”


不知为何,听到那个声音,王源的心忽然紧张地跳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可能是从未穿过这衣服的羞耻心,也许是怕他发现的慌乱无措,总之他一口气都不敢喘。


而他应该走出去,在路上跑的时候被山神抓到,他也给忘了。


就只呆呆地坐在里面。


片刻后,外面的声音又没了,王俊凯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还在抱怨,“王罗罗,你怎么还在里面待着,走了走了。”


说话间,就将轿帘掀起半边,王源一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不过他又想到,幸好他不用说话,一出声就全废了。


也怕王俊凯看出破绽,只是伸了半边宽宽的红袖子出去,让王俊凯拉住了。王俊凯嘀咕了一声,“扮上新娘就乖巧了……”


按照之前说好的,他将王罗罗带到不远处那个庙里,一切就大功告成,他也可以回家了,从一早上出来就没回去,都一天没见王源了,一整天啊!


王俊凯归心似箭,拉着王罗罗就一顿跑。


等到了寺庙,太阳已渐渐下山,书记等人正等在哪儿,眼看着他们终于来了,才把钟敲了十下。


王书记:“圆满完成了,你们累了吧,快回去歇着。”


大人们也要去喝酒了。


王俊凯点了点头,喊王罗罗,“走,快回去写作业去。”


他要去掀掉王罗罗的盖头,却被她死命拉住不让扯,王俊凯没法了,“你这个盖头,准备一直顶到什么时候?不闷得慌?”


王罗罗死命摇头。


“好吧。”王俊凯看她也挺奇怪的,女孩子都这样么,穿上新娘服就扭扭捏捏不像样了。


“那你抓着我点儿,要回去了。”


王罗罗又只伸出半拉红袖,王俊凯无话可说,牵着妹妹往回走。


一路无言。


他知道王罗罗不会说话,所以也就干脆不说话了。


王俊凯走到一边,把鞋子换了回来。


王源心跳得没有最初那么利害,也可以偷偷摸摸乘着盖头下面的一点缝隙往外看,他看到王俊凯穿着一双球鞋,踩在夕阳余晖上。他身上很重,挂满了叮叮当当的银饰,女生复杂的裙子穿了一天,也算可以慢慢习惯着走路,不再踉踉跄跄。


很安静的回家路上,看起来很奇怪的两个人,但又因为在这里,都没人会投来异样视线。


偶尔还会有多事的孩子,在栏杆后面嘻嘻哈哈笑他们。


“亲一个!亲一个!”


“抢回去就要亲一个!”


王俊凯在前面吓他们,“走开,听见了没。”


平时被喊了,心里可能只是一笑而过,不和小孩一般见识。但王源现在脸却烧得火烧火燎的,幸好又盖头遮着,天又渐渐黑了,不然他被人一起哄,呼吸就要一乱,到时候真怕被看穿。


正瞎想着,却忽然撞到人身上去。


王源忍住才没发出声音。


一直跟随的那双球鞋,随着主人的停下,也停在了面前,刚好一低头就可以从盖头缝隙里看到。


他听到王俊凯问他,“王罗罗……你觉不觉得你今天很奇怪?”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


但他硬撑着,一定要扮演好不会说话的妹妹人设,所以一个字都不敢说。


下一秒,王俊凯却贴了过来,隔着盖头帘,仔仔细细闻了他半天。


这举动冷不丁吓到了王源,他忍不住后退几步,却不小心踩到了裙裾,立马向后一仰,他心道糟糕!


那只骨节分明又分外洁白的手从红袖深处伸了出来,堪堪被王俊凯握在了手中。


在正在此时,消失了一天的王罗罗灰溜溜从一边的小径走了出来,看见自己哥哥转身想跑,被王俊凯喝住了:“你给我回来!”


王罗罗立马不动。


王俊凯看了看她,再看了看他握住的人。


然后准备好了一阵心悸,伸出空余的那只手,扯住了盖头。


 


tbc


真不穿就可以不穿嘛 说白了源哥 您也就是想看自己男朋友目瞪口呆又对你情不自禁的样子吧

评论
热度(2354)

© ⭐️ | Powered by LOFTER